文/涂東寧 電影的五光十色帶給我們無限想像,但總歸要與個人經驗有所連結,那些光影於我們才真正產生意義,那樣的意義是在生活中的無意識裡堆砌累積的。色彩如何在我們的生活裡創造意義?或者,生活如何賦予色彩意義? 日常經典創辦人黃金樺開場提及Eddie Redmayne在《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