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沉迷任何顏色布料,但是我疼愛紅旗,還有它對於我以及其他社會主義者的象徵。我書房的壁上懸有一面紅旗,而且,可以的話,我應該會高興的帶著它走過《紐約時報》的辦公室去抗議遊行,讓所有的記者和攝影師充分利用這場奇景和公開展示。」──海倫‧凱勒(Helen Keller),〈我怎麼成為一個社會主義者〉。

海倫‧凱勒19個月大時因急性腦炎引致失明及失聰,父母在她6歲時請來柏金斯盲人學校的蘇利文老師,凱勒學會了手語、點字和說話,海倫後來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哈佛大學文學院,成爲一位擁有豐富知識、熟稔英、法、德、拉丁、希臘五種文字的著名作家和教育家。

上述是人們耳熟能詳的海倫‧凱勒,但鮮少有人知道的是,凱勒是一名社會主義者。鑒於自己的特殊經歷,凱勒渴望貢獻一己之力,幫助與她有同樣遭遇的孩子。她於是簡化字母表,使之適合殘障者使用,但透過研究她發現,盲人並非隨機分布在各種人口中,而是集中在社會底層,窮人更容易因無法獲得充分治療而失明。凱勒因此意識到社會階級是再製一切不平等現象的源頭。

1909年起,凱勒陸續加入了美國社會黨和國際產業工人協會(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IWW),致力從事左翼運動。然而,當她以社會主義者之姿出現在大眾面前時,卻遭到媒體的惡意扭曲與詆毀,如《布魯克林老鷹報》原本對她讚譽有佳,後來卻以「海倫凱勒的錯誤源於她生理發育的明顯缺陷」等話語質疑她的思考能力,凱勒隨後發表〈我怎麼成為一個社會主義者〉和〈我爲什麼要加入 IWW〉兩篇文章解釋自己的行爲動機。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