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北川舞

姚樂曦的私密日記

妳是否也曾和我一樣,徹頭徹尾的厭惡著某個人,某個該是最親近卻也最遙遠的人,那個人施加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全是罪惡。因為她,所以讓人愈來愈不愛自己,因為她,以至於愈來愈想逃離。這所有的抗拒都是為了擺脫那抹原罪,所以那不是叛逆,只是試著想活在一個正常的家庭裡。

可我愈是抗拒卻愈是發現對方形影不離,所以我好怕,好怕自己會變得和她一樣:一樣偏執、一樣自私、一樣惡毒。因為,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惡魔,有時可以讓她甦醒,有時也可以讓她沉睡;你可知道有些時候「惡」是被激發出來的,所以我才會想逃,逃到一個可以讓惡魔沉睡的地方,如此才能保有一個正常的生活,確保自己不會和她一樣。

為了擺脫那條無形的鎖鏈,我得讓自己忙,忙到沒一丁點空隙去想,因為光是用想的都能讓人陷入惡的深淵,激起恨的思緒。所以別問我後不後悔,更別問我是否還有眷戀,既然她永遠都不會改變,那未來自然不會有後悔和眷戀,我只是不想再過得那麼累,可卻硬是被她扣上了一頂大逆不孝的帽子,難道說,給了命就可以宰制一生,如果是,那我寧可重來一次。

《且愛且恨且存在》話外篇:不是逃家,是重新活過!

用不同方式活出自己的姚樂曦-by 插畫家 沈芷伃

對姚樂曦來說,生命本該是份美好的祝福,不是嗎?可為何非得被胡倩筠搞成像是種原罪般難受呢?在她內心裡一定很想知道,為何母親會如此地討厭她,到底是做錯了些什麼,竟能讓一個本該愛她的人變成了這樣。不過可悲的是,她找不出理由,也看不清因果,只知道自己的存在從未正當過,正因為母親,所以她開始討厭自己,也因為討厭自己,所以開始怨恨母親。

她的頂撞、火爆和叛逆,不過都只是投射母親的對待而已,為了痛訴這所有的不平等,她把自己變成了母親眼中的惡女,一個行徑和母親一樣的糟女孩,但其實她不想這樣,所以唯有逃開那個家,她才能活在自己想要的生活裡,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或許姚樂曦只是在等一個道歉,一記真實的擁抱,畢竟哪位兒女不希望能夠得到母親的愛?只要對方願意讓那一步,即使自己仍舊感覺委屈但一切卻是可以真心放下的。可她打從心底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即便她還想試著去愛這個媽媽,但卻愛不下去,所以最好的方式便是從對方的生命中消失,一旦失去了恨的對象,彼此也就不用磨得那麼疲憊,人應該也能正常生活了吧?也許這是她愛媽媽的另一種方式,亦是找回自己良善的一種方法。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愛可以按照自己要的樣子來剪裁?《且愛且恨且存在》的創作歷程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且愛且恨且存在》書名與封面的由來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且愛且恨且存在》角色設定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且愛且恨且存在》話外篇:熟齡女子的心語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Kayla Kandzorra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