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特別是當被俄國人視為「真正的朋友」時,他們會帶著笑容邀請自己人到他們不太寬敞的家中用餐,並親自下廚煮一大桌菜,菜色說不上美味可口,嘴角肌肉的運動神經牽動地也有些靦腆,但光是這份真摯盛情,就已足以讓平凡無奇的酸奶、馬鈴薯與醃漬物變為佳餚,甚至讓小小屋宇生輝。

蘇聯解體前,開始打開對外的大門,一般人也因與外界接觸而改變。比方說建於 1703 年的前首都聖彼得堡,係彼得大帝苦惱於莫斯科的保守僵化,為了「開一扇向歐洲的窗」而下令在沼澤地帶興建,不論在城市建築物與居民親和度上,都頗具歐風與莫斯科。

幾百年後,聖彼得堡市民依舊未讓皇上失望,背包客迷路了,可以得到雖然生硬,但還能溝通的英文回答,有時對方還會因為自己的菜英文,送上帶有歉意的笑容,但要是碰上分秒必爭的莫斯科人,這情況大概不會發生。難怪前一陣子「微笑讓一切惠而不費地看起來更好」(Улыбка – недорогой способ выглядеть лучше)的廣告看版,會在聖彼得堡的地鐵站內出現。

在機場因為微笑而遇到麻煩,應該也只是單一個案。俄國占了世界陸地面積幾乎達 1/6,每個地方的居民在個性上也或多或少有些不同,相對於聖彼得堡,莫斯科人的確節奏比較快也比較嚴肅冷漠,但是我相信這是許多大城市市民共有的特性,我碰到不少地方的居民,包括莫斯科人在內,都曾經不吝給我這個外國人一個可愛的微笑,讓我感到溫暖。

下次有機會來到俄國,還是要把我們的微笑也帶來喔!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獎落俄羅斯!

  1. 過去你可能沒聽過她,但現在你應該要認識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亞歷塞維奇……
  2. 《齊瓦哥醫生》反思革命 巴斯特納克被迫拒領諾獎
  3. 車爾尼雪夫斯基:文學的主要作用在於戰鬥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