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裴凡強
心血來潮學俄文,因緣際會去俄國,以俄文訪問過前蘇聯主席、史達林曾孫與喬治亞前總統等等大人物,目前在似遠實近的中國失土俄國領土海參崴工作,希望能將「俄行俄狀」的人我生活化為文字分享給讀者。

不論在俄國的大城小鎮,我們都能發現一定有一種店家,也許他的生意並不特別興隆,卻總能夠在街頭巷尾,隔三岔五地出現,而且賣的並不是什麼民生必需品,商品的保鮮期還特別地短暫,如果能夠約略記下這個俄文字的形狀,下次有機會前往俄國,一定可以發現,看到「ЦВЕТЫ」這個字的機會,真的很高很高。

ЦВЕТЫ 這個字,堪稱「俄文中的會意字」,若去掉字尾的「Ы」表示是單數,代表顏色、色彩;那麼如果是複數呢?那就是繽紛的色彩,也就是多彩多姿,這個世界有什麼是色彩繽紛又多彩多姿的?答案呼之欲出──就是花。 還記得第一次抵達俄國的時間,是 1998 年的 8 月底,那是入冬前的秋老虎,莫斯科豔陽高照,公園裡花朵怒放,詫紫嫣紅,白的、黃的、紫的……五顏六色,花兒仿佛也明白在寒帶能開花的時候不多,因此把握時間盡情綻放;俄國人當然也了解這個道理,色彩斑斕的時節大概也是他們心情最開朗愉悅的幾個月,所以他們往往坐在草地旁的椅子上,享受著稍縱即逝的芬芳。

聽過一種多年生草本植物叫勿忘草(Myosotis sylvatica)嗎?許多老太太會採集這種在俄國廣袤的領土上常見的植物,到街上去販賣,勿忘草用細繩捆綁成一把,約三、五十盧布不等,貼補家用之餘或許也可以打發時間,花也許不見得賣得掉,但是許多賣花的老太太往往聚在一起,至少找到「同業」聊天。 我常常在想,勿忘草這種植物除了取得容易價格低廉之外,大概她的花語,也隱隱約約要提醒俄國人別忘了夏令的繽紛歡樂吧,所以這種小花成為俄國民間傳統中不可少的小點綴。

須臾,到了九月底,天氣一天比一天寒冷,再過不久,這一片大地就要覆上銀妝素裏了。也許春、夏季兩季,還能在路邊買到勿忘草,但是深秋寒冬,想要重溫花花世界,走進高掛著大大「ЦВЕТЫ」的招牌的店家就對了。俄國的花店不時興像華人取個響亮吉利的店名,所以看到「ЦВЕТЫ」就一定是賣花準沒錯,當然裡面陳設的商品不會是勿忘草,而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進口花卉,玫瑰要送給女友老婆當然是少不了的,其他如熱帶的天堂鳥或是荷蘭的鬱金香等花卉也不罕見,蘭花也愈來愈多了,也許正是來自寶島臺灣也說不定呢。

拜訪戰鬥民族別忘了帶……

不論任何季節,俄國人也都愛在桌上擺上插著鮮花的小花瓶,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已經開得嬌艷欲滴,讓人幾乎忘記這窗外的蕭瑟世界。在知道了俄國人愛花幾已達「花癡」的情況,所以每到朋友家做客,我絕對不可忘帶上一束鮮花。主人在擁抱貴客噓寒問暖之餘,絕對不會少了對花兒的讚嘆,好像伴隨著這一束鮮花而來的,除了友誼之情外,還有那充滿生命之美的春天也一起進了屋內。由此,我想到:一個熱愛鮮花的民族,必定對於「美」在追求與實踐上的思維和行動都是一致的。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