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很多人都不解,尾角光美究竟是如何走出喪親之痛?

她說,她在最低落的時候,友人不斷用正面鼓勵她:「妳可以喔,妳可以喔!」這聲音就像一陣溫柔的微風不斷吹過她的耳邊,她也因而相信自己可以站起來;反之,若旁人投以憐憫的眼光,那麼受苦的人就會真的認為自己很悲慘而無力離開悲傷。

「每個人都有力量找到自己內心的悲傷,也會找到答案,不是我去救他們,或者誰去救他們。」尾角光美用著沉穩的嗓音娓娓道來這份信念。

這些年在日本到處演講,尾角光美時常遇到長輩讚美年輕的她竟然可以度過喪親之痛,但她並不因此掩飾自己的脆弱,偶爾想起母親,她仍然會陷入憂傷情緒之中。

想哭就哭,不需要特意壓抑

她用黑夜與白晝來譬喻情緒:「如果把天空想成一邊是黑夜,一邊是正午,中間是灰色地帶,心情低的時候是黑的,然後慢慢走向光明,我現在可能處在白天的時間長一點,但還是會回到黑夜,會來回移動,不能說我完全不會有黑暗。」

尾角光美不會壓抑自己的淚水,「我還是常常會哭,不管經過幾年,你想哭就哭,沒有關係。」也是因為這份溫柔的同理與陪伴,讓尾角光美推動傷慟療癒時,特別讓人覺得溫暖。

尾角光美深愛詩人谷川俊太郎的作品,除了他的作品跟生命有關之外,詩的精煉與留白的美感,也深深影響尾角光美的書寫風格,《在悲傷中還有光》就是這樣一本充滿詩意的散文集。

走過傷慟,她深知療癒需要空間,讀者不需要再被大量文字道理壓得喘不過氣,她希望這本書就像朋友一樣,有需要時就翻開陪在身邊,慢慢地,心靈肌肉就會跟身體肌肉一樣,一點一點鍛鍊出力量。

延伸閱讀:在文字與書寫中,找到療癒的力量!

勵志書可以療癒! 書單處方箋在英國正式上路
Peter Su:寫作從來不是預設的目標,其實就是用文字與讀者交朋友
請給音樂社工小賴五分鐘,說一個一把吉他、一個人,為無數人生療傷的溫暖故事
【果子離群索書】從後來想到原來──讀廖玉蕙《後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