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elek
1986年生於打狗鹽埕,胸無大痣。一不小心這世人就太浸淫讀書,跟諸事諸物不免隔閡了些,離人群稍遠,偶爾也會後悔。與朋友合著《擊落導彈的方法》。

馬習會前夕「獨立評論@天下」(下簡稱獨評)撤掉黃丞儀的文章的風波似已暫告段落,不過事件當時曾柏文黃湯姆的評論,固然較有見地,卻不夠重視媒介的性質,搔不到癢處[1]。

曾柏文的分析是,獨評仍以雜誌組稿的邏輯管理網路平台,後續歸咎(更像埋怨)作者的危機處理又雪上加霜。我大致同意。全球資訊網的邏輯本來就是分散,資料分散於諸多主機,客戶端有需要才提出請求。反過來說,顯示在螢幕等輸出裝置上的資料,客戶端一定也複製了一份:這才是「撤稿」在網路媒介不切實際的根源[2]。

不過這個面向上的分析,曾就此止步。為什麼是獨評是「數位新移民」佔據較高的決策位階(反諷的是「致作者信」由最年輕的編輯掛名)[3],似乎「自身多年經營」仍堪敝帚自珍。誠然,《天下》不過是資本兌換受挫,紙本雜誌時期累積的商業模式、內容生產模式、人脈、經驗和資本,到網路媒介未能完整兌換罷了。

話說回來,「辛苦兩年集眾人之力灌溉而成的言論平台」究竟有什麼好可惜的[4]?這不是廟口那棵老榕被砍[5],網路內容的價值大半是透過連結與轉錄——即信用(不是信任)——的過程產生,平台決定的是架構(用什麼方式整理與呈現資訊),跟內容的價值只有間接的關聯。許多人隱含的預設是,平台的流量大,聲量就大,因此以產製的內容能登上平台為務。這是誤認,因為流量從來就不直接等於其他事物,除非導向行動,否則流量就只是流量。獨評成立之初,邀集線下名家(有些在線上也很有聲量)來開專欄,一字排開都是年輕世代信任的作者;然而登在獨評的文章倘若引起討論,有幾次發生在獨評網站上?除非像 Medium 在 UI 上特別下工夫讓讀者能以段為單位回應,或如「知乎」費心經營社群,否則大部分討論都是經過轉錄後在不同網站、平台發生,諸如蘋果即時、端傳媒、想想、關鍵評論網、獨評等有登載評論的媒體,充其量只是公共討論的一處節點,至多決定第一時間的曝光機會,而討論——良窳不計——通常只有一小部分發生在原先的平台上[6]。獨評除了花錢請名家之外,並未針對網路媒介的生態琢磨平台的架構,留不住討論也是剛好。

說得快些,獨評撤稿事件不是「『媒體世代邏輯落差』造成的不幸」,而是線下大資本試圖「連網」,將線下攢積兌換為流量與「影響力」,卻無視於網路媒介的邏輯,導致兌換受挫。砸錢是最容易的,找到懂媒介乃至能夠掌握該種媒介串聯起來之場域的人難些,遑論放對位置、充分授權——這份氣度多少源於自知之明,願意虛心看待新事物及其邏輯。曾與底下要討論的黃應該都有媒體經驗,大抵比一般人更清楚眉角,推想是世故與矜持,有些話寧可不說白、說死吧。

註釋

  1. 結果這篇心情文還比較「一針見血」。
  2. 同理我也不懂曾柏文所謂「《天下獨評》已刊的文章已是公共財,有外部網頁的轉貼連結,有徵引,我不會撤回」——連結本來就撤不回,他人若有備份文章,要評論、徵引誰管得著,這本來就只是禮貌問題。然而真遇到該分辨、下判斷的議題,難道是禮貌比較重要嗎?
  3. 馬岳琳為獨評抱不平,開篇先交代她在此工作九年。她的東家似乎真的是間很講究資歷的媒體。
  4. 本文討論的言論平台,暫且排除休閒跟娛樂性質者(如 Mobile01),而是特指涉及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的論題。
  5. 天下、遠見(華人精英論壇)等平台道貌岸然,常年權充保守自由派取暖之地,試圖將昔年的聲望和權力(劃定可能性界域的媒介)延續到網路媒介上,實在可以省省力氣,何苦在分散式的場域硬撐門面。名家陳芳明在自媒體上帶風向帶得不亦樂乎,「辛苦兩年集眾人之力灌溉而成的言論平台」對他來說顯然多餘。
  6. 然而,當平台使用者跟特定社群成員高度重疊的時候,情況就會顛倒,反而大部分的討論都會發生在平台內部,例如在台灣,噗浪跟腐女、獸圈等社群相當親和,噗浪裡戰得不亦樂乎而FB風平浪靜的狀況並不罕見。一般而言,綜合平台的用戶傾向受偶連的事件與平台的架構特性影響,不易事先規劃獲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