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Miffy

傑克‧倫敦的《野性的呼喚》與《白牙》是姊妹作品,兩者講的都是如何在艱苦的環境中求生存,不僅要活下來,還要凌駕於他者,成為統治階級。小說深受達爾文的演化論和尼采的超人哲學影響,書裡的主角巴克和白牙在荒野中體認到「適者生存」,「不是吃就是被吃」,「只有最強的才不會被殺」等……競爭淘汰法則,巴克和白牙不斷從經驗中學習和理解這些法則,牠們知道若違反或藐視它們,最後只會招致毀滅。

傑克‧倫敦也是自然主義書寫的代表之一,其流派從遺傳和環境的角度來理解人的行為,是遺傳和環境的因素讓巴克是巴克,白牙是白牙。巴克的血液中有遠古的記憶,荒野的召喚對牠而言,有著無法抵抗的吸引力,一種最原始的本能印記在基因上,從牠的祖先代代遺留下來,驅使巴克離開文明的馴化,回歸自然。至於白牙,一隻半犬半狼,從小就接受大自然嚴苛的訓練,在飢荒時期,眾多的兄弟姊妹之中,只有白牙沒有餓死。成長的過程中,環境加諸在白牙身上的考驗,使牠更加牢牢地抓住生命,絕不屈服,是環境造就了白牙的堅韌和孤獨。

野性的呼喚》和《白牙》不同之處在於,前者的主角巴克從被飼養的家犬,脫去文明的桎梏,重回蠻荒,而另一方面,白牙則從一匹荒野的狼,被馴化重生為一隻忠心守護主人的福犬。一隻狗離開了文明,擁抱自己的野性,而另一隻狼卻接受了文明的溫暖懷抱。但不管是荒野或文明的世界,都有階級制度,有殘酷無情的一面,有它們的規則必須遵守。巴克和白牙,牠們都用身體的疼痛和折磨學到了這些規則,然而儘管人類的棍棒和鞭子使巴克和白牙低下了頭,卻不能使牠們真心服從,只要有機會牠們就會衝向前去,咬破敵人的喉嚨,撕裂他們的身體。因為殘忍只會導致更殘忍的報復和反擊,只有善良和關愛,才能讓他們不顧一切,忠心不二的也以愛回報。

傑克‧倫敦在書中把人類比喻為神,他們是生火者,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可以決定一切,他們的手可以讓你生也可以讓你死。白牙屈服於牠的神,因為神給牠食物帶給牠溫暖,牠不愛兇惡的神,但牠承認神的統治權,一種奠基於較高的智慧和殘暴的力量。這種關於神的比喻,不禁讓我思考人和人的關係,甚至是人和神的關係,對於一種在各方面都優於自己的存在,我們有可能會因為無知和害怕,只能接受被統治以換取保護或生存。但過度的壓制終究會產生反抗,甚至產生「如果不想當奴隸就要當主人」的念頭,就像巴克和白牙一樣,不甘心屈於他人之下,牠們憑藉過人的意志力,不斷地超越自己,挑戰極限,最終成王。但在過程中巴克卻也體認到,牠必須要捨棄在文明生活裡所學到的一切,包括道德感和同情憐憫心,才能活下去。難道文明真的使人類變得軟弱,不堪一擊?

我寧願相信,逆境只是為了增加韌性而不是要摧毀人性,遇到強勁的對手,只會讓人變得更強。再者,生命的價值不只是征服,更是創造,不是互相殘殺,而是互助相愛。競爭和壓力是為了淬煉靈魂的強度,激發可能性,喚醒體內沈睡的力量。不是文明使人軟弱,是安逸和閒散使人變得毫無戰鬥力,失去了警戒心。其實生存從來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不管是荒野叢林還是文明社會,都是必須適應和自我調適的環境。或許到頭來不管在哪,生命都能展現高度的活力,只要能找到生命價值,實現它的意義,那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2015/12/23【經典也青春第十講】願我主垂憐那陰暗的牆角:談傑克・倫敦《深淵居民》►►

生存永遠是件不簡單的事

  1. 從福爾摩莎到過勞之島,平均每十天就有一人過勞死
  2. 同樣面臨經濟危機,為何冰島人更快樂,希臘卻有自殺潮?
  3. 覺得債務很可怕嗎?追債人表示:那可是肥滋滋的油水啊!

延伸閱讀:

  1. 深淵居民
  2. 海狼
  3. 馬丁‧伊登

兩本經典,一次滿足:《“>野性的呼喚&白牙》!►►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