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黃婉婷

在大型連鎖書店、網路書店 24 小時到貨,折扣優惠夾殺下,台灣的獨立書店反而異軍突起,成為社區巷弄間,一道道特殊的人文風景。時報出版《改變街區的獨立小店》,是日本惠文社店長堀部篤史面臨大型獨立連鎖書點夾殺下,探討獨立小店存在意義的作品,而台灣的情形如何呢?時報出版思潮線編輯陳怡慈,邀請身兼三餘書店、讀字書店、眉角雜誌公關的設計師小子,以及讀字書店店長郭正偉,1 月 23 日在桃園讀字書店,談談獨立書店存在的意義與價值以及不打折的理由又是什麼?

獨立是什麼?或許可以用「說自己想說的話,出自己想出的書」標誌獨立精神以及獨立出版在做的事,獨立出版多為出版人出於對作品的熱愛,以集資或獨資,讓作品付梓的方式。這類的出版品,受限於發行量、出版週期等因素,市場能見度不高。前幾年逗點文創結社社長陳夏民,集結兩岸台港中三地獨立出版社,策展「讀字去旅行」系列企劃,讓眾多特異的小眾出版品在台北國際書展中有被看見的機會。

讀字書店是在那個精神下成立的實體書店,郭正偉介紹,逗點是桃園的獨立出版社,過去五年對外向全台各地發行出版品,現在整合過往累積的資源及人脈,並延續「讀字去旅行」系列企劃的精神,累積閱讀能量並提供獨立出版品一個平台。

獨立書店的珍貴之處,在於讓小眾出版品有被看見的機會,但書店不是社區格格不入的存在,而是來的人決定書店的樣貌,郭正偉從閒聊中了解社區居民的需要,再調整選書,「每個人一定會遇到某一本書,在某個當下,可是他必須有機會遇到。」郭正偉說,這些書可能走進連鎖書店你看不到,但在這裡你可以遇到。讀字書店希望給讀者一個空間,挑選當下所需要的書,或是,真的不知道如何選擇時,不妨找店長聊聊。

小子則提及學生時代開藝廊,引入前衛表演,卻出現表演者比觀眾多,最終慘澹收場的經驗,當時他歸因於文化沙漠,小子說,後來想想不是這樣的,店舖不是格格不入的存在,而是挖掘在地人的需要,找出文化,融入成為一部分。他認為,書店不是服務業,與人的互動才是書店存在的價值,他提及英國並未大量推行網購,太過便利的結果是實體店鋪會消失,但消失的不只是一間店舖,而是人與人間的連結。

讀字書店的營業時間從下午兩點至晚上十二點,提供給剛下課/班,或是疲倦的人,一個安靜不被打擾的空間,郭正偉細數著書店日常,像是跟爸媽吵架的孩子躲進書店,爸爸找到書店後,兩人一起看書默默和好了,又或是跟兒子開腦部手術的媽媽,聊起《小王子》書中死亡的概念,媽媽帶書回去和兒子分享。

除了服務讀者外,讀字書店也希望服務創作者,郭正偉說,「創作的當下是最孤獨,常常會以為只有自己困在裡面」,每個月的最後一個週五晚上,讀字書店會提早打烊,舉辦作家餐桌,邀請小說家、藝術、社運等各類型工作者等,並開放新手作家、讀者、一般民眾,一同來吃晚餐聊聊天,直接向創作者提問,獲得直接的回饋。此外,讀字書店也將自製刊物,讓新一代的設計者及作家有發聲的機會。

聊到書價折扣議題,小子跟郭正偉都堅持書不能打折,小子認為,讓知識的生產者或從業人員賺取合理的收入可以活下去是重要的。反之,如果一項商品物超所值,打折又附贈高於原本價格的商品,會不會是定價有問題呢?

同時是作家及編輯的郭正偉,身處生產端,理解折扣背後,對生產者的剝削,「要做折扣優惠時,勢必得降低生產成本,除了紙張變差,最後能動到的主意就是人力,常常會回過頭來要求作者、編輯、翻譯、設計等降價或半賣半送,若翻譯 1 個字降 0.1 元,20 萬字收入就少了 2 萬,剝削的是產業鏈中的生產者。」

有些不打折的人會責怪愛買折扣商品的人,郭正偉認為沒必要,像是去超商買牛奶時,有些人選了另一個品牌附贈很多商品的。又或是,有讀者在問完價格後,把書放回架上,回去用網路購買,郭正偉坦言,作為一個消費者,他也喜歡買打折的商品,只是東西的生產來源,是否符合你的良心,以及你是否願意為價格,付出另外一些成本。

「獨立沒有特別了不起或偉大,或是你花錢就特別有意義,除非它打動你,你喜歡獨立的精神,這才是獨立偉大的地方!」郭正偉認為,出版社依然提供通路折扣的選擇,回到消費者,「只要你願意為你的選擇負責,這就夠了。」但下次,如果有機會,不妨坐下來跟店長聊聊,書價不打折的原因是什麼?或許層層剝削下來,最後還是回到我們身上。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獨立書店與獨立出版:

  1. 從「用幾個行李箱擺攤」到「國際書展中的國際書展」──獨立出版聯盟
  2. 【獨立書店與街區風貌】從解決問題開始壯大──水牛書店
  3. 【獨立書店與街區風貌】重新找回讀者對閱讀的熱誠──三餘書店

延伸閱讀:

  1. 改變街區的獨立小店
  2. 舊書浪漫:讀閱趣與淘書樂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