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台北國際書展尚未落幕各方的批評就已經湧至,今年的麻煩是檔期接著開學,天氣又不好,人潮創下七年來新低,人少業績差,各種怪罪當然就出現了,書展賣場化,只會賣回頭書,沒有氣質,不能安靜看書……。

不過我看書展也二十幾年了,這些批評也出現了二十幾年,始終沒有變過。這些評論只是忘記一個很簡單的事實,書展是一個六天的(而且鋪位租金價位不菲的)市集,如果扣掉專業日的話,只剩五天。一年只登場五天,你能期望這樣的市集做什麼事?每一家出版社都需要在短短不足一周的時間裡贏回成本高昂的投資報酬。

有的出版社用折扣解決,有的出版社用座談包裝,目標都是為了集客;有些人滿嘴銅臭市儈無比,有些人羽扇綸巾故作優雅,但若是無法得到營收回報,所有人都得重新想別的解決辦法——或者乾脆不玩。

如果你是背著大背包,拉著滾輪行李箱,真正想買書的人,當你看見三本六六折,滿千送百,免費宅配到家的賣場式促銷,請問你會高興還是失望?書展並不是展覽,而是一個市集。不管是串聯專業採購,還是群聚普通讀者,市集是人類懂得以物易物以來就存在的機制。

不過人造市集是有順序的,你得先招來一群陣容堅強的展商,然後才能吸引人潮進場;不可能反過來說我先喊來一群消費者,然後才去說服廠商進駐。

因此和一般的認知不一樣的,我認為台北國際書展(以下簡稱北展)的危機並不在參展人次創下七年來新低這件事。人次是很容易改變的,只要有了不起的書展,人群就會進場,這是所有市集萬變不離其宗的法則。底下這張圖,是北展二十四屆二十九年來的相關數據彙整:

【老貓出版偵查課】台北國際書展真正的麻煩

從人次看今年是近七年來的新低,但從出版社參展家數來看,卻是近十五年來的新低,而且這個新低是十五年來一路衰退的結果,十五年下滑將近四成!這才是我所認知的台北國際書展真正的麻煩。

廠商不玩了,不管為了什麼原因,導致的直接結果就是參展書種的流失,多樣性的損害,台灣出版產業整體面貌的失真。入場讀者的減少只是其中附帶的一環而已。

如果台北書展無法代表台灣整體出版的完整面貌,那麼任何想要打造華文出版中心,亞洲出版平台,世界進入亞洲的窗口這些口號,都只會是空中樓閣,不可能成真。

十五年來北展的出版社家數從一〇一五家,萎縮到六二六家,將近四百家出版社放棄了這個市集。以財政部這幾年有固定營業額,申報發票收入的出版社來對照,一直都在一千七百餘家附近波動,從未見到十五年將近四成的衰退率出現。

北展吸引廠商的能力遠遠弱於廠商繳稅的能力,換句話說,出版社還在市場上營運,但越來越多人對北展發了好人卡。

書展越來越難獲利,展覽時間從白天加長到夜晚,出版社人員調度越來越緊,北展如果再不認真檢討這個對出版社而言越來越像雞肋的書展,屆時就不只是讀者創新低了,這個曾經是亞洲第一大的書展,可能就會因此歸於沒落,而北展的經營者將成為這個沒落的罪人。

依照現在的衰退率,後年出版社家數就會掉入五百多家的範圍,這絕對是個非常難看的數字,時間已經非常緊迫了。對於展現台灣的出版實力,吸引讀者入場買書,打造台灣成為華文世界的出版中心,全部都是警訊。這才是我所看見台北國際書展真正的麻煩。

【免費講座】保證不會踩到地雷譯者的翻譯書發譯指南

由於台灣出版社出的翻譯書老是出問題,我覺得這是台灣出版業的恥辱,我決心要阻止這種情況,不要再發生了。即日起我接受任何編輯部邀請到貴公司演講「保證不會踩到爛譯者地雷的翻譯書發譯指南」。保證有效,而且還能幫貴公司省錢。

對象:大台北區任何湊滿十個人的編輯部
時間:即日起至 2016.06.30 為止
主講:陳穎青(《老貓學出版》作者)
時長:九十分鐘
接洽:請上臉書私訊接洽

【怎麼拼出一個展?】2016 臺北國際書展特刊:

  1. 【怎麼拼出一個展?】銷售誠可貴,獨立價更高:2016 讀字辦桌觀察報告
  2. 【怎麼拼出一個展?】「拿寫作來打發時間」──專訪艾加‧凱磊
  3. 【怎麼拼出一個展?】古文鄉民少帥 VS. 七萬赤燄軍──不存在的訪問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老貓出版偵查課

延伸閱讀

數位時代,一起和《老貓學數位PLUS》!►►

(更多老貓文章請看老貓出版偵查課
(鼓勵老貓陳穎青的出版研究,請給老貓出版偵查課粉絲團一個讚)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