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今年四月,傳出台大機械系推甄考題爭議,命題委員引述聖經,寫下支持一夫一妻的題幹,請考生以此論述「工程師的社會責任」。我在當月寫了〈台大機械系考題和逆向歧視〉,試圖主張:

  1. 該考題是歧視
  2. 該考題有差別待遇考生的嫌疑。
  3. 台大機械系有責任為了歧視道歉。
  4. 台大機械系有責任主動證明自己沒有差別待遇,例如提出考生立場不會影響評分的證據。

這個月教育部開罰,蘋果日報說:

依教育部裁罰公文,教育部性平會認定該出題教師確實違反《性別教育平等法》第13與第19條規定,除請台大性平會依法處理、並要安排該教師研習性別教育課程外,也要求台大需對全校師生加強認識多元性別。另外性平會認為,此案影響學生權益,決定加重處罰台大3萬元(依法可處1~10萬元)。

現行《性別教育平等法》的罰則,確實只有罰鍰的選項(除非發生性侵案)。不過我認為以這次來說,對台大機械系罰錢,即便罰到高標十萬,也沒有解決問題,因為我們還是不知道台大機械系有沒有因考題而不公平地對待考生。在我看來,要維持性別教育的平等,應該包含檢驗與補償:

檢驗:在有疑慮指出可能發生不平等時,確認不平等有沒有發生。
補償:在有證據指出不平等發生時,補償權益受損者。

如同〈台大機械系考題和逆向歧視〉一文所說,台大機械系的提案暗示了出題者推崇的立場,此舉可以合理支持我們關於平等的疑慮:台大機械系在閱卷時可能不會公平對待在性別觀點上有不同看法的學生。因此,台大機械系該做的是主動消除這份疑慮:證明自己的閱卷沒有受到性別觀點影響。

即便考生支持多元性別,也不能成為錄取的理由

或許有人會說,台大機械系的考題看起來像是推崇特定性別觀點,但也有可能是反串:其實他們想做的事情是篩選出「在錄取壓力之下,依然有勇氣支持多元性別」的考生。

坦白說,如果是這樣,那還滿令人感動的。不過我必須說,即使台大機械系幫支持多元性別的考生加分,這也沒有比他們幫支持一夫一妻的考生加分更恰當[1]。身為受公家補助的教育單位,台大機械系應該在各種爭議價值觀當中保持中立,不能因為學生的價值立場,而影響到他們近用機械系教育資源的機會。這就像是,即使一個哲學系裡有很多自由派學者,他們也不能因為某個學生在面試時承認自己是護家盟的成員,就扣他分數。在類似的情況裡,反過來說,若學生並沒有展現出哲學所需的能力或潛力,即使他表態支持各種「進步」政策,面試分數也不該高。若要以爭議價值觀裁定入學資格,校方有責任說明該評量方式跟該門專業訓練之間有什麼合理的關連。

當然,或許事實上台大機械系並不打算替支持多元性別的考生加分,也不打算替支持一夫一妻的考生加分:他們只是純粹想知道考生對公共事務有沒有想法,並據此篩選出關心公共事務的考生,不管他們的價值立場如何。我支持民主社會的公民有關心公共事務的一般性義務,因此我也可以支持這種做法,然而,台大機械系採取的是不是這種做法,有待他們主動澄清,並且,根據前面的推論,他們有責任澄清。

NOTE

  1. 其實觀點不能被簡單二分成「支持多元性別」和「支持一夫一妻」兩種,不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許多關於性別的題目,我們都想得太理所當然:

  1. 用小孩喜歡的繪本談性別:小雞系列
  2. 《我,比不快樂更快樂》:社會不曾正視,那些關於青少年的性別壓迫
  3. 為什麼女生不能喜歡昆蟲、男生不能喜歡公主? 英國發起童書去除性別標籤運動!

延伸閱讀:

  1. 哲學哲學雞蛋糕
  2. 護家盟不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