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你可能沒發現,但其實你每天都在用論證(argument)跟別人溝通。例如:

小望:為什麼要穿制服才能進校門?
你:因為校規這樣規定。

雖然你只講了一句簡短回答,但在理解討論脈絡的人腦裡,它其實代表了這樣的論證:

  1. 學生應該遵守校規。
  2. 校規規定穿制服才能進校門。
  3. 學生應該要穿制服才能進校門。

當然,小望並沒有說他的問題是特別針對學生,不過只要你理解討論脈絡,一樣可以猜得出來。

從以上的條列式,很容易看出:提供論證時,我們永遠都是使用某些前提來說明結論為何成立。天下沒有免費的說明,你要說明,就得展示一些新東西。然而這個基本需求,有時候會引起進一步的問題:

無窮舉證困境

在論證裡,我們使用前提來說明結論的合理性,那,誰來說明前提的合理性?

這個問題,偶爾會伴隨著人對於假想筆戰對手的擔憂。理論上,你的對手有個「必勝」絕招:不停質疑你的前提,並且要你舉證。這個絕招能重複用多少次,並不取決於你的對手的聰明才智或者對於議題的熟悉程度,而是取決於他的耐心。在筆戰時,只要你的耐心先被磨光,以致於沒有繼續回應他的留言,看起來就會好像是對方贏了一樣。如果你的對手真的持續質疑你的每個前提並要求你舉證,你的耐心很容易先被磨光,因為舉證比質疑累多了。

我們該怎麼面對「無窮舉證困境」?我認為,若你身處「正常」的溝通情境,其實不需要擔心自己真的會被要求「無窮」舉證。當然,你可能會被要求進行「好幾次」的舉證,不過這裡的舉證次數,通常是反映了你和對方在眼前議題上的認知差距,若你想要達成溝通效果、消弭認知差距,這些舉證本來就避不開。換句話說,在正常溝通情境裡,這些舉證需求本來就存在,並不是因為「使用前提來支持結論」這種溝通方式有問題,才忽然蹦出來。

考慮下列對話:

  1. 為什麼這裡的學生都穿制服?
  2. 因為校規這樣規定。
  3. 為什麼校規這樣規定?
  4. 這樣一來,會比較容易維持校園安全。
  5. 為什麼規定學生穿制服會比較容易維持校園安全?

假設你很衰,需要連續跟不同對象解釋你服務的學校規定制服的原因,你可以想像,不見得所有人都會需要你一路進行到(5)。有些人在你回答(2)之後就會滿意了,例如「來自沒有制服文化的國家,但尊重學校規約的外賓」。有些人需要你進行到(4)才會滿意,例如更加好奇一些的訪客。當你察覺對於不同人來說,這段對話可能會有不同的「恰當終點」,你也會發現這是因為他們有不一樣的認知結構,例如對世界的看法。如果對方有很強烈的自由主義傾向,並且注意到不穿制服的大學校方似乎不為校園安全而困擾,那麼他會想要你回答看看(5),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換句話說,當你的溝通對話在眼前的議題上跟你有越大的認知差距,你就越有可能需要做更多舉證,才能和他達成共識。但一般來說,這裡的「更多舉證」不會是「無窮舉證」,因為你和對方的認知差距總不可能無窮大。身為尚且存活的現代人,你們應該在認知上有非常多共識。例如,或許你可以期待對方在關於「制服能否增加校園安全」上跟你沒有共識,但你們大概不太可能在「校園安全需要維持」上缺乏共識。現代社會總是有吵不完的爭論,這可能讓我們覺得自己跟其他人很容易意見衝突,但若真的把彼此相信的事情一條條列出來計算,我相信社會上的任何兩個人之間的共識一定遠多於衝突。

當然,這並不是說對方不可能故意逼迫你進行無窮舉證。不過當你發現自己處於這種情境,大概也可以合理懷疑對方只是來找麻煩的,而不是想要跟你溝通。若真的是這樣,當然還滿令人洩氣的:自己辛苦說明了一陣子,但卻(註定)不會有結果。不過如果這種事情是在公開平台(例如臉書)發生,或許你也不需要覺得太難過,因為你在說明上進行的努力,縱使無法對你的對手發揮預期的作用,還是有可能影響其它旁觀的讀者。網路的特殊之處是我們通常不只對自己意識中的對手進行溝通,如果我們意識到這件事,或許可以更準確評估自己在溝通上的表現。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哲學其實我們成天在用啊:

  1. 為什麼笑點不一樣?幽默怎麼判定?這不但是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
  2.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哲學家如何研究定義?「失禮」和「勢利」
  3.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人為什麼要活著?」──哲學家如何回答小朋友的大哉問?

延伸閱讀:

  1. 哲學哲學雞蛋糕
  2. 護家盟不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