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先說結論:這兩者很難比,但我認為沒有。

拿下金鐘獎迷你劇最佳男主角的演員李天柱(59)在後台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一向拒接有同志元素的戲劇,因為同性戀會造成人類毀滅。遭到大家砲轟後,在國外拍戲的李天柱隔海回應

  1. 同志不能傳宗接代,因此確實不對。
  2. 不過他的發言本意並不是要排斥同志。
  3. 他有很多同志朋友。

這種「我無意歧視+有同志朋友」的說法,可說是公眾人物被批評歧視同志後的典型回應。他們會選擇這樣回應,是因為他們不知道一個重要事實:歧視言論不見得伴隨惡意

李天柱,你那個是歧視言論啦

歧視不見得伴隨著惡意,因為歧視有時候來自不公平的刻板印象,而人對於自己持有的刻板印象,常常沒有意識。1850年的某些美國白人會告訴你黑人天生比白人笨,不適合做複雜的工作;近來引起爭議的成功大學通識課〈存在、愛戀、也瘋狂〉授課老師則告訴學生「男生婚後大多對婚姻滿意,女性則否。是因為女生比較情緒化,容易想太多自找麻煩,所以女性容易得憂鬱症」。

我相信上述的白人不見得對黑人有惡意,而成功大學教授也不見得對女人有惡意,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的發言都是歧視言論。這些歧視並不來自惡意,而是來自對於不正義的無知。若我們回到1850年的美國,比起天生的差異,受教育的機會或許更能解釋為何平均而言成年黑人在智力表現上不如白人;而即便已婚女性真的更容易得憂鬱症,這或許是因為「已婚女性進入職場有三百萬人,勞參率達50.6%,可在這些已婚婦女中,每天料理家務的平均時間仍然是4.3個小時,幾乎可以說是下班之後還要上第二個班」。就和一百五十年前的美國人一樣,成大通識課〈存在、愛戀、也瘋狂〉的教授只看到眼前的簡單事實,沒看到事實背後的不正義,不知道自己持有某些不公平的刻板印象,把自己相信的東西當成正常的、自然的,並且散佈出去。這就是歧視言論在社會中現身的一種方式。

歧視言論有道德問題,因為歧視言論強化這些不正義的刻板印象,讓弱勢更不容易擺脫悲慘處境。當過去的美國人認為黑人是天生笨,就比較不會想到要去改善他們的教育情況;當現代的臺灣人認為女人本來就容易得憂鬱症,就不會去探究這些心理疾病是否肇因於性別分工的不平等。

這也是李天柱發言的不恰當之處:如果生育是一種責任、不能生育是一種道德缺陷,那麼,那些主張同志不自然、有道德問題的說法,就可以更順理成章在社會上流竄,並且支持各種對於同志的異樣眼光和不公平待遇。

但是,人類滅亡真的沒關係嗎QQ

你可以想像李天柱擔憂地問。確實,如果人類滅亡很糟糕,或許值得我們使用一些歧視言論來避免,但是這樣做的前提是:

  1. 我們有道德義務避免人類滅亡。
  2. 強調同性戀有道德問題,有助於避免人類滅亡。

李天柱會被恥笑,我相信,是因為大多數人並不支持(2)。我們有理由不支持(2),因為同性戀在歷史上一直都存在,而且,比起「因為缺乏生育而數量驟減」,人類在接下來幾十年內更可能遇到完全相反的問題:因為繁衍太多而資源短缺。

若李天柱的說法要成立,(1)和(2)都必須成立。確實我們光討論(2)就可以打槍李天柱,不過我總覺得這有點可惜,因為關於(1)的討論,或許有機會帶來更響亮的巴掌。

我們人類有道德義務避免人類滅亡嗎?如果這裡的「滅亡」指的是核戰爆發,在20分鐘之內摧毀全人類,那答案似乎很明顯。不過這個例子其實不夠好,因為我們之所以有道德義務避免核戰使得人類滅亡,其實是因為我們有道德義務避免人因戰爭死亡:假設核戰摧毀的是日本島上的所有人,這離人類滅亡還有很大一段距離,但這依然會是道德錯誤。

因此,討論「避免人類滅亡」的道德義務是否存在時,我們應該用那種不會摻雜其他道德義務的例子:最好不要涉及主動殺人,或非自然身亡。

換句話說,我們該討論的或許是類似這樣的例子:

自主絕育

某天,所有的人類都決定自己不要生小孩,也不利用其他方式(例如試管嬰兒)製造後代。

若人有延續生命的道德義務,我們就得說「自主絕育」裡的人們是做了道德上錯誤的選擇。但我們能找到什麼理由來支持這種判斷?

養子防老

或許有人會說,「自主絕育」裡的人們的決定並不好,因為如果沒有後代,這些人年老的時候就會乏人照護,因此過著更不好的生活。

然而,這個考量說明的似乎是生活品質的重要性,而不是人類永續生存的重要性。在這裡,子孫的存在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他們可以讓未來年老的我們過得更好,而不是因為他們是人類永續生存的必要元素。反過來說,如果我們對科技和資源有足夠信心,認為就算沒有子孫照顧也不怕年老,那上述考量就不會成為製造後代的理由。

存在本身有價值

另外一種反對自主絕育的論點,是基於存在本身的價值。支持這種說法的人認為,我們應該盡量讓那些「在未來可能會出生」的人出生,因為人的存在本身就有價值。在這種情況下,當你自主絕育,不但減損了價值,甚至可能會對那些因此沒有出生的人有所虧欠。

這種說法有幾個問題。首先,若人的存在本身有價值,似乎代表只要夠多人存在,就算他們的生活品質很差(例如中國),也可以抵得過比較少人存在,但生活品質較好的社會(如瑞士)。再來,考慮到地球環境的資源限制,以及人的生理條件限制,我們好像不可能真的做到「不浪費所有女人這輩子製造的每一顆卵子」。

對後代的責任

或許有人會說,如果我們沒有道德義務避免人類滅亡,那麼有些事情似乎就不需要特別做了,例如環境保護、克制自己的世代不要使用太多非再生能源。如果我們沒有道德義務避免人類滅亡,那我們幹嘛不從現在開始大肆揮霍地球的資源呢?

這種說法的問題在於,「我們沒有道德義務避免人類滅亡」的意思是我們沒有道德義務確保自己有後代,這並不代表:若我們有後代,「留一個耗盡資源的爛地球給他們去吃土」在道德上沒問題。這之間的差別有點類似於:你要不要生小孩無所謂,但如果生下來就要好好照顧。

以上論點並沒有窮盡所有跟人類永續生存有關的論點,不過當作一組例子,你可以發現:

  1. 要證明我們有道德義務避免人類滅亡,好像有點困難。
  2. 有些說法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在主張我們應該要讓人類永續生存,但仔細想想,會發現它其實是在主張我們應該要保障那些在現在存在,或者在未來可能存在的人的生活品質。

換句話說,在地球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上述考量有時候反而會支持人類製造更少的後代,而不是更多。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們在意人的普遍的生活品質,並認為自己有道德義務協助大家維持,我們應該會追求一個更平等、尊重多元、反抗歧視的社會

我堅持,我們有義務阻止人類滅亡=”=

好啦,天柱。但就算這一點讓給你,我還是有東西可以講。

假設我們有道德義務不要滅亡,我們要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地球上的人類最可能因為什麼而滅亡?其實可能性有很多種,例如:

  • 變成紅巨星的太陽
  • 無法控制的傳染性疾病
  • 核戰或生化戰爭
  • 環境污染或其導致的氣候變遷
  • 覺醒的人工智慧
  • 外星人

若我們要為這些可能的威脅做好全面準備,這準備會包含哪些東西?可以想像的是,我們要有先進且極富創造力的科學社群,以及具備道德和理性並受到良好監督,不會隨便按飛彈按鈕的政治領導人。要支撐這兩者,我們必須要有完整發展的社會和好的政治環境,讓每個人都有平等的資源受教育和發揮所長,我們必須盡量消除所有阻礙人類發展的社會性因素。

天柱,你有很多同志朋友,你不覺得自己宣稱「同性戀不能生育不正確」有什麼問題,我來告訴你問題在哪裡,如果同性戀在社會上被認為不正常,因此更難獲得各種機會和資源,我們可能就會在未來一百年少掉一堆本來可以出現的同性戀科學家和政治家,以及他們帶來的進展。(事實上,我相信我們現在已經少了很多女科學家和政治家了,以數量來說,這是更嚴重的問題)

不管是追求生活品質、還是追求人類永續生存,在手段上都涉及維持社會的平等和開放,跟這一切抵觸的是李天柱的歧視言論,以及成大〈存在、愛戀、也瘋狂〉課程,不是同性戀和其他多元性別族群。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歧視可能一直都在:

  1. 好玩、批判,還有同志議題──專訪《護家盟不萌?》作者朱家安
  2.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為什麼我認為導盲犬協會歧視同志
  3.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信心希望聯盟」越歧視同志,臺灣越應該通過同性婚姻:我支持同性婚姻的兩個理由

延伸閱讀:

  1. 哲學哲學雞蛋糕
  2. 護家盟不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