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老貓
出版還有很多東西需要解謎,還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們有了出版偵查課。

隨著上個世紀末「美好的發行時代」的終結,台灣出版市場進入了強力行銷的時代。每本書要上市,一定「都得帶著行銷定位、宣傳策略、通路提案,搭配著社群活動一起出場」,過去那種出了書就是送到書店,讀者自己會去過濾、篩選,好書會自動販賣的時代,已經消逝無蹤。

發行時代終結的原因是新書爆量,新書平台輪換太快,讀者逐漸沒辦法靠著逛書店來過濾全部新增的出版量了,書店不再具有書訊集散地的功能,讀者也就降低了到訪仰賴的頻率。讀者不到書店,他們改以社群、論壇,和臉書作為資訊篩選的來源。

這時候每個出版社編輯、行銷企畫都覺得工作分外艱難,以前讀者自會到書店集合,所以你的工作主要做在店頭就結束了;現在讀者散落在家裡、學校、上班地點,我們不幸又碰上大眾傳播也衰頹的年頭,我們再也找不到一個單一地方,投入資源,就可以做完所有行銷工作了。

店頭、媒體、網紅、名家、書封、腰帶、海報、贈品、抽獎、特價、獨家首賣、搶先讀、簽名、演講、座談、廣播通告……我們做了所有事情只為了賣一本書。而這樣的力氣花得越來越大,效益卻越來越低。

這中間一定有什麼事我們還沒理清楚。

在發行的時代,書店是書訊集散中心,各方讀者自己會到書店集中,各種興趣、嗜好、習慣、品味、偏好的人都會過去,出版社不需要花力氣篩選目標讀者,讀者自己會出現。

可是現在我們沒有訊息集散中心了,讀者不在一個地方主動出現了,我們像大海撈針一樣想盡辦法做了所有低預算所能做的事情,只為了把散落在每個角落的目標讀者叫喚出來。少了有威力的大眾媒體,少了曾經有效的書訊集散中心,我們當然做得既辛苦有無效率。

前一陣子在臉書搜尋台灣各大出版社官方粉專的經營狀況,看了一輪下來,我很訝異地發現出版社粉專的讀者互動差不多都可用冷清來形容。即使帳面數字有二十五萬粉絲的也一樣。

這提醒了一個我們從未深思的問題:出版社經營的到底是大眾,還是利基分眾?

現在台灣出版社幾乎每一家都是綜合型出版社,但對應起大家出版的書,每一本其實又都是貨真價實的分眾書。不管你的書賣了十萬、二十萬冊,距離人手一冊也都還十分遙遠。常態銷量兩三千,暢銷等級一、二萬,對整個台灣的閱讀人口而言,都只是萬分之一、千分之一的特殊利基分眾而已。

過去我們經營召喚讀者太簡單(在書店做事就好),於是什麼書都可出,再小的出版社一轉眼也都變成綜合型出版。跨領域召喚讀者太容易,你不出那些書就太笨了。但現在情勢大變,你要召喚跨領域的讀者太困難了。你發現過去可以經營的利基分眾,現在不容易經營了。

我們開始變成仰賴網紅、人氣粉專的製書公司,沒有粉專我們就做不出暢銷書。但人氣作者一離開,我們所經營的一切又瞬間歸零。知識沒有累積,工作技能沒有累積,讀者社群也沒有累積。出版社只是為人做嫁衣裳的工人。

作者正在經營他的讀者,而出版社至今遲遲沒有覺悟。這不是出版經營。這也絕非長久之計。

其他國家的出版點子:

  1. 「書忍者」在澳洲墨爾本公眾交通工具出沒!
  2. 六千冊經典兒童文學免費上網!
  3. 孤立、焦慮、寂寞、無聊──遭拘留時能做啥?就來讀書吧!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更多編輯想法,請看《老貓學數位PLUS》!►►

(更多老貓文章請看老貓出版偵查課
(鼓勵老貓陳穎青的出版研究,請給老貓出版偵查課粉絲團一個讚)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