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楊勝博

楊勝博

故事雜食者,影集、電影、小說、漫畫、動畫,都是每日生活的精神食糧。寫過一本談台灣科幻史的書《幻想蔓延》。最近迷戀上跑步機,決定每天都要和它幽會。

為了追查造成父母與妹妹罹難的肇事車輛,江若芙以清潔人員的身份,進入北和大學自行調查真相,因而結識研究生白人傑。白人傑失蹤後,白母的姻親——萬濤集團總裁的萬喜良,密會委託若芙調查白人傑的下落。在同一場密會中,萬喜良委託獨立記者沈海人找回失竊的鈾原料。多年前,萬喜良向朋友炫耀自己私藏的鈾原料,直到最近,他才發現鈾原料曾被友人之一藉突如其來的停電機會竊取。同時失竊的,還有人傑先前向萬喜良借出的吳道子名畫《地獄變相圖》。調查過程中,牽扯出「十殿閻羅連續殺人案」這起比擬殺人事件[1],人傑失蹤、鈾原料的失竊,都與此相關……

冥核》中所有犯罪事件的源頭都指往同一方向,小說的終點因此相當明確,只要最後反派人物得到制裁,故事便能走向完美大結局:主角經過重重磨難,終於扳倒反派,伸張冤屈,正義和善良都回來了。但事件源頭單一化的結果,也可能讓事件得以發生的整體結構被忽略,彷彿只要打倒特定反派,問題就能得到解決。

話雖然此,但作者在小說中仍花了一些篇幅,說明幾個可見的結構性問題。第一個是核能被塑造為乾淨能源的歷史背景,第二個是核電廠建設與能源掮客佣金的利益糾葛,第三個是公共建設投標的利益輸送

首先,小說中提到,美國在二戰期間與德國的核能競賽中,率先掌握核能的技術細節,先德國一步生產出可以實際運用的原子彈,分別在日本的廣島、長崎引爆,逼迫日本投降。戰後為了消耗多餘的核子原料,美國開始將原子爐轉型為民營核電廠,接著在世界各地推廣核電。因此,核電在這種權力關係不對等的狀態下,被包裝成乾淨能源,在開發中國家大舉興建。這是「國際政治情勢的結構問題」。

再者,小說提及核電廠的建設,除了需要大量資金之外,安全穩定更是首要條件,需要已有建造經驗的公司擔任顧問,並給予一筆龐大的顧問規劃費用。世界各地的核電廠建設案,也成了核能相關公司競相爭取的目標。如果該顧問公司與臺灣政商界關係良好,熟悉臺灣內部的潛規則,打通關節後更有把握奪下標案。這是「國際標案的結構問題」。

第三,核電廠的建造,也需要本地營造包商進行一般的土木工程,只要企業所投資的營造廠商能夠得標,該企業同樣也能從中獲取利潤。小說中,萬濤集團長年投資專攻電廠工程標案的營造商,同時也投資全國七間民營電廠,所以即使最後萬濤集團因此退出相關建設事宜,整個系統還是會如常運作,整體結構上並未因此改變。這是「國內投標制度的結構問題」。

換言之,只要這些結構性問題不解決,即使萬濤集團因此退出,其他公司一樣會取代萬濤集團的位置,引介外國公司賺取佣金,包商繼續依靠政治關係換得合約,同樣的事情也許仍會繼續發生。

小說結尾處,僅提到反派被逮捕之後,後續延燒到臺能公司(對應現實中的臺電,以下同)、內政部和縣市政府,但並未提及的審判結果究竟如何[2]。相較於整本書的篇幅,這些結構性問題的橋段,其實只有不到五頁的篇幅,很快進入打倒反派的通俗情節之中,在故事中成為額外點綴的冷知識。

最後,是關於故事主線偏離「核」心的問題。故事中牽連人數最多的案件「十殿閻羅連續殺人案」,死者除了與鈾元素相關人物之外,其他如台能、反核自救會的兩名成員,接近真相的情侶,都僅是兇手為了滿足利益動手殺人,同時也因為十殿閻羅案,讓書名中的「核」進一步失去了重要性。

再者,小說中的社會議題,諸如苗栗大埔案、尹清楓命案、王水命案、死刑爭議、蘭嶼核廢料儲存場等等議題,在作者花了一兩段的篇幅說明事件之後,並未再進一步討論這些爭議背後的問題,而是作為延伸的小知識放在其中。也讓這些案件與故事的幾大主軸,如十殿閻羅案、男女主角的愛情故事、核原料的下落等之間,缺乏了強而有力的連結。

但誠如朱宥勳所說,「《冥核》要影響的是那種只為了娛樂拿起一本小說,在電影院裡面幾乎都看好萊塢,臉書訊息串可能完全沒有社會運動訊息的,更廣泛的普通臺灣人」[3],這或許是作者目標讀者並不是純文學讀者,不是成天看相關檢測報告的人,也不是會關注社會議題的讀者。

如果接受朱宥勳的讀法,那麼或許故事中的沈海人反核、江若芙愛上沈海人,讀者自然會站在主角的這一方,因為劇情的關係,認同了反核的理念,即使作者並未在小說中表態,仍達成了朱宥勳所說的「不談論的談論方式」[4]。

因此,在這個假設底下,自然不能設定太過複雜的反派,或是男女主角其中一方重傷亡故的情節,以至不符合作者對目標讀者的設定。更由於《冥核》本身的通俗色彩強烈,使得小說中點出的一些國際、國內的政治與商業結構的問題,以及多起曾發生過的社會事件之後,便開始循線追溯到事件真正的幕後黑手身上,形成最後大團圓的美好結局。

冥核》的情節安排,讓習慣通俗故事的讀者,相對容易接受並融入劇情。然而,隨著故事結束,讀者或許沒有強烈的切身之感,或者產生更積極地去了解相關事件,並介入現實社會事件的迫切性,可以說是一把雙面刃。

NOTE

  1. 比擬殺人,是推理或犯罪小說中不算少見的一種犯案手法。兇手依照某種規律(或是來自於童謠、傳說故事、塔羅牌等)進行犯案,依序殺害小說中的人物,製造某種儀式性的神祕氛圍,在某些作品中,兇手藉此掩蓋真正想殺害的對象,避免從被害者的人際關係,連結到兇手自身。比擬殺人類型的知名作品如:英國作家阿嘉莎‧克莉絲蒂《一個都不留》中比擬童謠〈十個小黑人〉、日本作家橫溝正史《惡魔的手毬歌》中比擬童謠〈手毬歌〉等。
  2. 葉淳之,《冥核》(臺北:遠流,2014),頁455。
  3. 朱宥勳,〈不談論的談論方式:葉淳之《冥核》〉,刊登於「想想論壇」網站,2014年7月13日。
  4. 朱宥勳,〈不談論的談論方式:葉淳之《冥核》〉。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說到核能,你應該要知道:

  1. 《有核不可?》擁核/反核雙方必看核能論述
  2. 帶進第一手資料、保持多元對話的可能──《半衰期:車諾比核災30周年紀實》
  3. 世界地球日 從了解核能開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