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小野是個擁有眾多頭銜的人,作家、編劇、助教、總經理、爺爺,近日來,因投身投身臺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MS),他又多了個校長的稱號。之所以踏上實驗教育的追尋之路,也是他體悟到:當前教育問題已在不得不改的關鍵時刻。

為何讀書變成一件壞事?

「我是聯考世代,在我們之前是關說年代。」從前只有高門子弟能受教育。能念書都是貴族,與平民無緣。社會進步到讓人人都能夠就學,已經很了不得。但隨著環境改變,現今的教育體制已經不符時代需求。然而社會一直充滿著士大夫的思想,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但真的每人都適合這條路?小野認為,在這個時代,「我們應重新看待技職教育」,而且應清楚地到:讀大學不是一個人人應該做的事情。

這也是小野參與創建TMS的原因。由於看到影視產業的未來,從2015年開始,台北市文化局與台北市基金會合作,打造培養相關人才的機構。很特殊的一點是:這個案子由文化局而非教育局來推動、編預算,目的就是從文化專業的角度,培養真正可用的人才。

在當時局長倪重華的推動下,在很短的時間內,學校就在寶藏巖設立、招生。從影像攝影、聲音燈光、剪輯錄音,課程包羅影視產業的方方面面,「從小地方開始培養」。同時,學校也與西門紅樓、台北當代電影藝術節連結,讓學生及早接觸現實的需求。

誰說青春就得耗在學校?

除了培養專業人才之外,創辦TMS更重要的理念是探索不同於傳統在校學習的教育方式。

為了傳播知識、教育人民,數百年前出現了學校。但隨著時代的改變,是否只有學校才能提供教育?小野納悶:如果太執著於在校學習,是不是反而綑綁住了其他可能?

過去總認為接受在家教育的人,是因為無法適應校園生活。「但不能說在家教育的就是失敗者!」以新上任的數位政委唐鳳為例,傳統教育方式就不能符合他的學習方法與需求。這是當前的教育應該注意這個問題。

「那麼,我們是否能提供一個地方、方法,給那些不適應傳統學校、應試方式的孩子?

如果小孩子本身很喜歡學校生活,也對考試游刃有餘,那他就在體制繼續成長;如果他本身已經找不到出路,或是想換個方式,「那麼就來這裡(TMS),大家一起試一試。」

TMS的教學理念是依照學生的需求量身打造課程,培養小孩自主學習的能力。撇除社會上多對實驗教育的刻板印象,小野認為這群孩子並非教育白老鼠,而是:學校本身就是替孩子設立的。「我們培養小孩,按照他的需求規劃」。每個孩子的學習時間可能長短不一,在傳統學校裡,只能乖乖地跟上大隊伍的腳步,但在這裡,他可以彈性地規劃學習時間。

TMS的實驗精神還真吸引了不少人。甚至有個來面試的學生,告訴小野:「若這一次進不了也沒關係,我可以再花一年的時間拍紀錄片,再報名一次。」

越開放的社會,能選擇的教育方式就應該越多

考試是最簡單的方法,體制內的教育內容也變成了為考試服務,但考完就忘光光,等於沒學。華人社會普遍過於功利、重視虛名,連帶地對教育的觀念也十分功利,這幾年教改不成功的原因,也多敗於此。小野也批評當前社會對教育的幻想,為了與職場連結,許多學校開設應用科系,但他認為「不要被『應用』兩字騙了」,那多是為了招生而創的名號,並不是實際上的「應用」。

「怎麼樣的社會有怎麼樣的教育體制,如果社會不改、文化體制不改,永遠用學歷來評定孩子,永遠都是一樣的教育。」

隨著市場的變化、對人才的需求,當前對教育的理念應該調整。當前的社會仍沒意識到:除了學校的制式教育,其實還有其他選擇。

但小野也提醒我們:實驗教育只是給了一個選擇的機會,不能將它理解為靈丹妙藥。它所能做的,就是刺激體制內的改革,告訴大家教育可以有更多的彈性,提供那些為子女操煩的父母一個不同的選擇。

「這是一條路,沒有人知道最後會怎樣,但值得去試試看。」從數字來看,台灣接受實驗教育從兩千人增長到五千人的趨勢,正好符合他的預期。

體制外的教育面貌:

  1. 到書店去校外教學;用書打開面對世界的窗──專訪《有了夢想,然後呢?》作者陳慧潔
  2. 體制內的外星人?森林小學教出的孩子有話想說
  3. 侯文詠:教育需要一場文化戰爭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