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黃彥霖

2016年頒發的國際文學大獎,不約而同都有點兒令人意外。先是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一位音樂家,10月25日公布的英國布克獎(Man Booker Prize),竟也突破四十七年來的歷史傳統,由美國作家保羅‧比提(Paul Beatty)獲得。

布克獎是英國文學界最高的獎項,傳統上只頒給大英國協、愛爾蘭和辛巴威的英語作品,不過自2014年起,便將授獎資格擴大為全球任何以英語寫就的文學作品。今年的決選名單包含了來自英國、美國、加拿大共六名作家,比提以諷刺小說《The Sellout》成為該獎創設以來第一位獲獎的美國人。

《The Sellout》的故事講述一名年輕的黑人男性「我先生」(Me),試圖在他居住的洛杉磯近郊復興奴隸制度和種族隔離,而這股「荒唐」的舉動最終將他一路帶上了美國最高法院。

這設定聽起來就是個不可思議的故事,尤其是放在這一年多來容任川普(Donald Trump)在各種場合大放爭議厥詞的美國社會底下更是。在這個比任何時候都講究政治正確的時代,比提將尖銳而嚴肅的種族主義議題包裹在「幾近野蠻的慧黠」之中,重新探討了美國的奴隸制度遺留下來的影響以及種族平權。

「這不是本容易的書。」比提的得獎致詞這麼說。「寫起來很不容易,我知道它讀起來也很辛苦。人們會從各種角度朝它進攻。」

今年布克獎的評審主席佛爾曼(Amanda Foreman)形容,《The Sellout》是屬於這個時代的小說,「將現今的社會禁忌全翻了出來」,它「帶著一種愉悅的狂放將讀者釘到十字架上,一邊釘還一邊搔你癢」。而比提的幽默與諷刺是一把劃過美國現代社會魚腹的利刀,挑出了人們平時視而不見的凌亂真相,讓人想起《格列佛遊記》的強納生‧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和馬克‧吐溫。

比提在廣播節目受訪時談起他開始寫作的契機,是看到了社會上許許多多事物之間的「空隙」,而他只想著拿些什麼將它們填起來。隨著《The Sellout》的成功,他的行事曆現在排滿了各種行程,要把它們全部清空好進入寫作狀況似乎是很遙遠以後的事了,他說也許他會停筆一陣子。

我討厭寫作。」布克獎公布那晚,比提在領獎台上一度哽噎:「但寫作給了我生活。」

生活,和五萬英鎊的獎金,以及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作品。

參考資料:
BBCQuartzSlateWiki

這獎那獎布克獎:

  1. 國際文學獎季開跑:一次搞懂四大國際文學獎!
  2. 布克國際獎:2016年開始,獎金將同步頒給作者與譯者!
  3. 艾瑪華森成立女權讀書會,邀請你我加入(同場加映艾瑪最愛書單總整理)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