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Gene
來自馬來西亞,現居風城。興趣廣泛的生物學家,研究工作之餘,嗜好讀讀書、看看戲、寫寫作、騎騎車、踏踏青、逗逗貓。

如果你今天只能讀一本書,那就讀《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Sapiens ,From Animals Into God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吧!這是本讓人毀三觀、開腦洞的好書!

人類大歷史》作者哈拉瑞用了和一般大歷史不同的觀點,試圖從根本破解人類這個物種最獨特之處,為這個物種立傳。簡單來說,我們智人這個人種,在七萬年前產生了認知革命,能夠集體相信虛構事物的存在,自此脫離生物歷史,進入一個全新世界,建構出我們現今熟知的文化、經濟、政治、國家等想像的共同體。

人類大歷史》有很多高度啟發性的思考,在歐美極為暢銷,也翻譯成多國語言的版本,哈拉瑞乘勝追擊,再接再厲地出了令人期待的《人類大命運:從智人到神人》(Homo Deus The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挑戰正常歷史學家不會去碰觸的議題──探討人類的未來。

既然人類世界有諸多虛構的想像,從金錢到政府都只因我們的相信而存在,那麼想像一下人類的未來,又有什麼不可以呢?不過,如果單純想像未來,那和所謂「未來學家」的想像或者科幻小說家的天馬行空,又有何本質上的差異呢?

未來學家或科幻小說家即使將未來想像成反烏托邦,仍都把科技持續發展當作理所當然,但哈拉瑞卻進行一個反思。這幾十年來,饑荒、瘟疫、戰爭還能不時搏些版面,因為饑荒、瘟疫、戰爭也能成為「新聞」。過去由於饑荒、瘟疫、戰爭,所以人類拚命向神靈祈求,可是人類掌控了自然的力量後,赫然發現原來神明都不靠譜,我們人類本身就是真神!

對哈拉瑞的讀者和潛在讀者生活的所謂文明的社會中,無論信奉什麼宗教或自以為無神論,「人定勝天」是共同信仰之一,頂多有些人在天災時偶爾吐槽或反省,然後繼續享受科技的便利。雖然仍有人活在饑荒、瘟疫、戰爭的陰影下,但許多這類在人類歷史上持續幾萬年的悲慘事件,我們用科技花了幾十年就解決了,我們這樣不是好棒棒嗎?但,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凡事都是雙面刃。現代的科技生活也帶來各種前所未有的挑戰,《人類大命運》這本書中,哈拉瑞就提出人類從今以後將要面臨的各種機車挑戰。

和《人類大歷史》這本哈拉瑞顯然蘊釀很久的曠世好書不同,《人類大命運》看起來比較像是哈拉瑞出版《人類大歷史》後進一步的見解和思考,以及面對讀者和媒體一大堆提問後整理出來的心得;《人類大命運》的上半部基本上是用另一些例子重述《人類大歷史》的核心論點,仍很值得一讀,但不建議沒讀過《人類大歷史》的讀者先讀本書。

哈拉瑞要挑戰的,是人類社會的根本信仰,科技發展到讓我們能夠活得便利,暫時免於饑荒、瘟疫、戰爭的危脅之後,我們還相信什麼?不再相信什麼?有什麼是我們現在還信的、但在可見的未來會分崩離析的?我們現在相信的,或未來將被迫相信的,會讓我們更幸福還是更悲慘?還是我們根本連自己是更幸福還是更悲慘都搞不清楚?

哈拉瑞說智人要成為神人,所以得先討論宗教。他認為宗教不僅是信仰或迷信那麼簡單──他認為宗教最在乎秩序,而科學最在乎力量,所謂科學昌明的時代不過是用力量去取代秩序。和過去人類幾千年歷史相比,所謂的現代社會,相信的不再是像歐洲中世紀那樣的神權,而是人文主義的教條,所以他闡釋科學和人文主義之間的現代契約,並且在《人類大命運》最後一部解釋這項契約為何瓦解,未來又可能會有什麼樣的新契約。

哈拉瑞指出,過去幾千年來,人類的經濟發展基本上是停滯的。不會有人因為今年的生產力和去年一樣就想推翻政府,連上個百年和這個百年的生產力變化,放在現今的眼光下,變動恐怕比所謂新興國家最旺的一年還不如──例如現在某大國為了政權穩定,還得要設法保八、保七,但大多數已開發國家對此的感覺並不明顯。我們是怎麼進入一個經濟發展不進則退的局面?如果經濟不成長,為何社會上一大堆的制度會一個個跨掉?為何只要有政客膽敢說拚經濟沒必要,幾乎確定要滾下台?又為何過去幾千年都沒人在在乎?

除此之外,在征服大自然讓資源可以愈來愈富足的同時,我們也不再認為「宇宙有個偉大且神聖的使命而讓生命有意義」。但是人類生而尋求意義,於是人文主義興起,我們開始從內在經驗尋求人生意義,而非靠宗教教條給予官方指導。雖然還是有人虔誠地信仰宗教,可是社會整體而言已經不是由宗教決定是非對錯,所以宗教人士一旦試圖以宗教教條來影響法律或教育,社會大眾總認為莫名其妙,知識份子甚至會開炮圍攻。哈拉瑞從倫理、政治、美學、經濟、教育等領域,告訴我們人文主義已滲透至現代社會的所有層面。

我們真的就這樣相信人文主義的一切、直到永遠嗎?作為一個哲學性探討人類未來的歷史學家,哈拉瑞挑戰我們相信的一切,在最後一部指出我們自己創造的未來如何讓現在相信的一切崩毀。首先他指出神經科學先破壞人文主義對自由意志的信念,行為經濟學和心理學又補上一刀,指出我們連自己為何會做出某些選擇,都會無形地受其他因素控制而完全不知不覺。

在科技的進步下,過去我們相信每個人獨一無二、各有價值的信念恐怕也要崩解,因為機器人和人工智慧可以取代太多過去身而為人才能完成的工作。在資本主義的現實環境中,利用機器人和人工智慧來加強企業競爭力,幾乎是完全無法逆轉的趨勢。未來社會將會有一大批人在經濟生產力和軍事上,可能是毫無價值的;我們可能會把腦袋很多功能交給演算法,腦袋空空過日子,也有可能只有少數人提供機器人或人工智慧不可取代的工作,進入少數菁英統治廣大群眾的世界。

無論科技再怎麼發達,我們的腦子仍會追尋所謂的人生意義,哈拉瑞提出,未來的新宗教,可能是科技人文主義或數據宗教。科技人文主義認為,我們可以升級人類身心以達成新的體驗,但哈拉瑞認為,我們還沒有足夠判準來決定應該滿足哪種欲望。哈拉瑞另外提出直接斷開人文主義的數據主義,數據主義並非只是大數據,而是一種新的世界觀,把生物當作演算法,生命不過是資料處理,並且還有新的價值觀,相信資訊自由。數據主義發展下來,人類不再是世界的中心,資料才是!

在有生之年看到現代信仰的一切崩解,可怕吧?這可能像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時,人文主義的興起讓中世紀的神權秩序以及人們相信的一切神話崩解一樣。

人類大命運》會是一部預言書嗎?以人類科技日新月異的發展速度,有人能在二、三十年前料想到世界現在的光景嗎?無論其預言是否會成真,《人類大命運》仍是本思辨性很強的好書,即使無法同意其大部分論點,仍非常值得一讀。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宗教在過去與未來的樣貌: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人類大歷史:八卦讓人類更有力量
  2.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人類大歷史》:自由主義也是宗教嗎?
  3.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你的資訊全是錯的啊!──為什麼難以與某些宗教團體討論公共議題?
  4.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我又出家啦!──因沉迷宗教而斷送國祚的那個皇帝
  5. 【讀者舉手】無神論者在面對人生重大變故時,能夠獲得《宗教的慰藉》嗎?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