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以「與書有關之電影」或「與電影有關之書」作為本專欄主題,藉此實施個人閱讀復健療程。

電影公司購入版權,將小說改編為電影,是大家早就習以為常的事,通常也對雙方都有一定助益。若是小說原本便十分暢銷,自然會有一定程度的票房基本盤,而電影的推出,也能讓原著的知名度進一步拓展開來,進而再創造出另一波銷量。

就我自己的情況來說,要是電影拍得足夠精采,通常會吸引我找原著一讀,看看故事的原始面貌為何。而若是原本就看過原著小說,並且還算喜歡的話,往往也會去看看電影版本,想了解故事會如何被影像化、與自己的想像是否有所出入,甚至是作為一種偷懶的複習方式什麼的。

然而,小說與電影並非只有這種單行道式的關係。事實上,對向車道也挺寬敞的。在那一頭,電影才是原著,小說則是按照劇本另行改寫的產物。這樣的著作,台灣大多以「電影小說」稱之,而且出得還算不少,除了國外翻譯作品以外,台灣本土電影也常推出這類小說,而且還不乏知名作家操刀的例子,像楊德昌執導的經典之作《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其電影小說便是由吳淡如根據劇本改寫而成。

但對我來說,電影小說其實是種奇怪的產物。在大多數情況中,這些小說往往十分忠於原著劇本,感覺比較像是單純將劇本改「寫」為小說形式,而不像把小說拍成電影,除了更動形式,往往還需要改「編」才行。也就是說,在視覺化的電影本身已是原著的情況下,電影小說因此失去了不少可供讀者想像畫面的閱讀樂趣,再加上故事往往沒有變動,因此總讓我覺得不如直接把時間拿來再看一次電影還會比較好些。

不過,這顯然只是我個人的觀點而已。事實上,有許多相當賣座的電影,其電影小說在銷量方面也極為亮眼,有時甚至還對負責改寫的作者有相當大的幫助。像奇幻作家賽門.葛林,就是在寫了《俠盜王子羅賓漢》的電影小說,創下超過三十七萬冊的銷量以後,其寫作事業才開始一帆風順,陸續推出他知名的「夜城」系列等眾多小說。也因為這樣的暢銷可能性,使各式各樣的電影小說不斷出現在市面上,有些甚至還讓人完全無法理解其出版的原因為何(就我讀過的而言,這樣的範例絕對非《王牌威龍2:非洲大瘋狂》的電影小說莫屬)。

只是,電影小說真的完全不值一讀嗎?平心而論,雖然我個人的確不太喜歡,讀的也不算多,但有些時候,電影小說的確還是有其獨特的閱讀樂趣存在,只是那樣的樂趣,或許與我們閱讀一般小說的情況不太一樣罷了。

情況是這樣的。電影是門變化多端的行業,一部電影在拍攝過程中,其劇本往往會經過多次修改,有些原本寫在劇本裡的東西,可能會因故省略不拍,甚至到了電影拍完、初剪完成以後,還會因應電影公司高層或試片觀眾的意見,另行重拍或補拍段落。

有時,由於電影小說乃是根據較早版本的劇本改寫,因此電影成品的情節更動,未必來得及能讓小說做出相應調整,結果便意外使讀者得以從中看見故事較為原本的樣貌,有時甚至還補上了一些電影所刪去的段落

舉例來說,在1983年的電影《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中,我們只知道達斯.維達需要穿戴維生系統才能維持生命,但卻不知道背後的原因為何。如果光就電影來看,這件事直到2005年的《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才總算對觀眾揭曉。但要是你在當年便讀過《絕地大反攻》這本電影小說,便會提前二十二年便在書中達斯.維達的回憶段落裡,得知他受傷的原因為何。

至於另一個例子則更加有趣。吳宇森執導的《變臉》一片,描述尼可拉斯.凱吉飾演的恐怖份子在意圖暗殺約翰.屈伏塔扮演的FBI探員時,由於子彈穿過後者身體,導致屈伏塔之子因此意外身亡,使兩人之間的對立關係增添了私仇性質。隨著故事發展下去,屈伏塔為了要找出凱吉安設的定時炸彈,因此做了「變臉」手術,冒充凱吉以便臥底蒐集資訊。在動手術前,屈伏塔特別提醒醫生,要醫生在他換回原本的樣貌身材時,記得將穿過他身體的彈孔給恢復原貌。但到了故事結尾,屈伏塔則領養了凱吉之子,並對醫生表示自己不再需要那個彈孔,象徵其失去的一切,均在最終得到了彌補與救贖。

但在根據原本劇本改寫的電影小說中,屈伏塔不僅沒有領養凱吉之子,甚至最後仍不忘提醒醫生,要他別忘了把彈孔給放回去。電影之所以會有這種改變,是因為吳宇森認為這樣的安排,才能讓事件對角色真正有其意義,因此於試映會結束後,特別詢問觀眾認為這樣的更動如何,並在獲得正面回應後,接著才更改劇本,找回演員重拍結局,使上映版本因此與電影小說有所不同。

對我而言,像是以上的這兩種例子,才是少數電影小說值得一讀的原因。那與故事本身未必有太大關連,其中的樂趣,其實是可以讓人看到一則故事在最終定案之前,曾經有過哪些細微的變化

這樣的風景,或許正是電影小說這條路上,我個人認為最值得一看的部分了。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讀書不忘看片,看片也要讀書

  1. 我曾侍候過坎城最佳導演──我的楊德昌
  2. 沒有好萊塢的豐厚預算,寶萊塢電影靠人們口耳相傳的真心推薦
  3. 情侶慎入!看完立馬分手的電影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