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青鳥 Bleu & Book

青鳥 Bleu & Book

書與青鳥,在複雜紛亂的塵世中,從書本的青鳥進入靈魂獨處的世界,思考書跟現實的連結、人和作者的知識脈絡並深入自我,從中譜成一幅澄澈靈魂的意象。書店原始建築的三角形窗,傳遞一個人無法獨自生存的,需與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鳥能穿越其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在面臨世俗環境中始終堅守信仰。讓閱讀重新定義自己的靈魂,讓書店因獨立而自由。

文/尤騰輝

你應該見過這個畫面:捷運上有一對夫妻,帶著一個看起來還沒上小學的孩童,那小朋友異常乖巧,因為手上拿著一台iPad正熱衷於他的手遊,而他的爸媽在旁滑著手機接收著各自的訊息。

這就是新一代的日常嗎?看著這部片時,我腦海不停思考著出生電腦時代的我們的下一代會是什麼模樣。難道就如同「那我懂你意思了」樂團所唱著的:「這城市堆疊成一格一格,格與格之間被另外一格連結著。而它恣意的發生,而我們無力選擇。」

這場由CNEX紀實頻道與青鳥書店合作舉辦的「閱影沙龍」紀錄片播映系列,主題圍繞在環境、教育與兒童,看一個天性樂觀、愛好大自然的天才老爸,如何化身超級銷售員,推廣他的唯一產品,大自然

大自然來的野東西

《野東西計畫》(Project Wild Thing)這部片的主人翁大衛.邦德(David Bond)試圖帶領孩子重返大自然,原因只有一個,喜歡待在室內不出門的孩子讓他感到失望與落寞。但他很快就發現,孩子既不喜歡大自然,也不接觸它,更何況是論及珍惜大自然

當大衛還是個孩子,他總是想丟下書包往外跑。而現在學校的教育,加強了學生在螢幕上面的技能,目的是為了未來做準備,大衛只同意這觀點的一部分。於是他想帶孩子們來一趟大自然之旅,

「孩子們真的可以逃離螢幕嗎?」這是他開始行動時問自己的第一個問題。大衛於是決定以跟他對方一樣的方式來反擊,他任命自己為「大自然行銷總監」,將大自然作為產品,開始一連串的行銷計畫。

這樣太危險,於是我們餵養孩子科技

在與一位環保人士的對談中,對方提到「我們遠離大自然,刺激大家看到原本不存在的東西」。這讓大衛反向思考,決定用廣告的方式讓大家看到徐徐如生的大自然。

「讓人有一生最好的時光」大衛這麼介紹大自然與他的職業。對大衛而言,大自然隨時存在,但對某些人而言那必須是個刻意的行為,才有辦法意識到大自然。

他找了一家行銷公司顧問替他分析大自然的優缺點,發現「野(wild)」這個字彙的魅力,他代表著有機與能動性相兼的個性。在大自然裡,兒童被設計得刺激想冒險與學習,好讓他適應環境,他們渴望玩耍,玩耍交會孩童社會規則與怎麼生存。

行銷的要點之一即是思索產品本身的限制,大衛從家長的反應開始探討,他認為孩童沒有在戶外的接觸,等同少了接觸人的機會。大人對於小孩接觸陌生東西很感冒與感到擔憂,他們擔憂小孩的危險,怕被車撞、怕被壞人抓、怕被傷害。因此大人們開始在兒童與戶外間設置了障礙,並餵養他們科技

最溫暖的顏色,在戶外

確實,在社會事件頻傳的現今社會,我們常會認為戶外是危險的、不安全的。但過於強調個人主義,會讓我們失去傳統社會中那些最溫暖的顏色。城市裡的聲音、街道上的人群,以及人與大自然之間的互動與感受。而主流媒體所強調的創意與獨立思考,不在室內,也不在螢幕裡。

在《野東西計畫》的影片當中,大衛用大型廣告、網站、海報、APP,以及與酷卡去推廣他所愛好的大自然。起初成效頗佳,但用資本主義的方式對抗,最終仍會不敵市場的遊戲,他感嘆:「想成功就要不斷宣傳你的產品,但我們無法像Ford福特這樣一直廣告。」

而我們從影片中得到了哪些解答嗎?或許我們可以告訴自己的孩子,有了網路「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但科技取代了人與人的交流,習慣用滑手機與戴上耳機來迴避怎麼面對人與人的交流。螢幕與格子用隔離的方式讓我們安全並保有隱私,但那永遠是用別人的眼睛看世界。而那些人生最美好的時光,不在螢幕裡,在戶外

影片的最後,他的兩位孩子牽著大衛的手,往門外走去吵著要大衛帶他們出去玩。

尤騰輝
來自宜蘭,目前宅於台北的研究生。
玩樂風格從民謠、後搖、瞪鞋到最近的電子樂養分,論聆聽脈絡可說是個標準台灣玖零男孩。
身兼重度書籍堆積家、雜誌容易手滑者,能夠寫點文字則是種自我奢侈活。
除了個人音樂計畫,同時也擔任「他者 the other」吉他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不冒險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1. 地堡之外的冒險旅程──休豪伊《塵土記》新書發表會、創作經驗談
  2. 不妨把自己放在一個「你可能會愛上什麼」的造訪之行中──詹偉雄、李明璁對談法蘭岑的《到遠方》(上)
  3. 大家都忘了自己才是主角,主角愈是深陷絕境,故事就愈有看頭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