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青鳥 Bleu & Book

青鳥 Bleu & Book

書與青鳥,在複雜紛亂的塵世中,從書本的青鳥進入靈魂獨處的世界,思考書跟現實的連結、人和作者的知識脈絡並深入自我,從中譜成一幅澄澈靈魂的意象。書店原始建築的三角形窗,傳遞一個人無法獨自生存的,需與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鳥能穿越其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在面臨世俗環境中始終堅守信仰。讓閱讀重新定義自己的靈魂,讓書店因獨立而自由。

文/涂東寧

時報去年八月出版的《苦甜曼哈頓》(Sweetbitter,2016。),是作者史蒂芬妮.丹勒(Stephanie Danler)第一本小說,她過去未獲任何文學獎項紀錄;讀者可以發現,《苦甜曼哈頓》不像其它文學性較強的書,使用的修辭少,也常有破格的結構。但《苦甜曼哈頓》一出版便炙手可熱,占據《紐約時報》排行榜十週,《時代雜誌》評選其為「2016上半年最佳文學小說NO.1」。

苦甜曼哈頓》的魅力在點出年青世代美國夢的幻滅,及記錄高級餐廳產業的興衰。整部小說其實正是作者在高級餐廳工作七年、一路自侍應生升上酒保的甘苦談。

故事發生在2006年,舞台原型是紐約聯合廣場餐廳(Union Square Cafe)。「先談談妳對紐約有什麼想法?妳是怎麼看待紐約的?」主管面試主角泰絲時問道:「在這樣一個傳奇招牌的餐廳工作,我們需要不只是幫客人擦桌收盤端菜的侍應生,我們要的是一個有專業知識,並且將侍應生視為一種專業的人。」2007年iPhone手機出現,徹底改變美國高檔餐廳的生態,《苦甜曼哈頓》記錄的正是2007年以前的往昔情懷,侍應生與熟客建立的信賴關係及其中的人情味;如今你不再面對笑容可掬的侍應生,而是冷冰冰的屏幕。

青年離鄉背井來到紐約,共築當代美國夢,有人想當導演、有人想做設計師,聚集於紐約高級餐廳,以此做夢想起飛的第一站。然而夢想與現實的差距反過來吞噬他們,他們的勞動無法產生回饋,為擺脫俗世紛擾而耽溺於酒精毒品。這些人白天打扮體面亮麗做侍應生,晚上則回到位於邊緣地區的住處。諷刺的是,曼哈頓上層階級的浮華生活,正是由這些知曉他們精緻品味的中下階層支撐的。泰絲最後選擇離開,但還有更多沒有勇氣離開的人。《苦甜曼哈頓》的價值在揭露真實都會經驗,這樣的經驗同時也是臺灣青年正在經驗的。

「所以我喜歡看素人報導。」時報文學線主編嘉世強表示,在臺北、在都會的生活經驗太相似,他想從翻譯文學裡看見不同的生活體驗。除了《苦甜曼哈頓》,嘉士強還提及《如此燦爛,這個城市》(BrightLights, Big City ,1984)、《安樂窩》(The Nest, 2016)之外,此外還有《布魯克林》(Brooklyn ,2009)、電影《因為愛你》(Carol ,2015)原著《鹽的代價》(The Price of Salt ,1952)等等,以及最重要的《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1925)──各家譯本都很不錯,喬志高譯本現在讀來有些文言,新經典、漫遊者文化的譯本讀起來都已調整得比較現代。

「吳明益老師曾說一句話我覺得很棒。」嘉世強補充,「有時候讀翻譯文學有個好處。為什麼翻譯文學要重譯?是因為它的語言會不斷更新。故事背景與主旨不會改變,但人物的對話與使用的語言會更新。」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紐約的表裡是兩個世界:

  1. 闖進紐約上東區貴婦圈,不把人當人看是基本配備
  2. 【故事‧說書】在性、暴力、毒品間飄移的地下紐約
  3. 《紐約時報》年度十大好書怎麼選?從選書流程到書評標準,紐時編輯作業大公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