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美國聖母大學哲學教授葛汀(Gary Gutting)是紐約時報的哲學時事專欄「石頭」(the stone)的作者之一,最近台灣引進了他的新書《哲學能做什麼?》(What philosophy can do?),實際演示哲學可以怎麼「用」在社會上。前一篇文章〈你的筆戰能突破「知識論的循環」嗎?〉介紹了葛汀在公共討論上的好建議,雖然有點跳痛,但以下我們來看看他對資本主義和高等教育的看法。

資本主義的兩個問題

我們可以把資本主義理解成一種分配人的生產的方式:用自由市場和通貨來讓人有效率地決定自己什麼時候要如何生產哪些東西,才能創造最大價值。

如果你身處共產社會,那麼「多花兩小時研發更好吃的麵包」的選項可能會消失,因為公家單位認為那不需要。一般來說公家單位的判斷比不上市場的判斷,因此資本主義比共產主義有效率。

以這種思路來看,資本主義能讓我們花更少成本生產更多對人有用(也就是別人願意買)的東西,不過葛汀指出資本主義的兩個問題:

無法停止

人曾經期待,例如說,當生產技術變好,讓人可以平均一天只工作四個小時,就足以生產我們需要的東西,那我們就會一天只工作四個小時,並有更多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不過這不是事實,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就算一些工作時間因為技術進步節省了下來,我們也會被迫用它去生產更多更好的東西,否則就會因為競爭力低落而有被市場淘汰的危險。

操控人心

資本主義嚴格來說並不完全是在生產人們想要的東西。在資本主義底下,我們被迫利用廣告來影響人們的慾望。企業往往發現,利用廣告來讓人們喜歡他們的產品,比研發人們喜歡的產品更有效率

前面提到,資本主義的優點在於它滿足人的需求的效率比其他分配生產的方式更好,不過「無法停止」跟「操弄人心」兩個問題讓我們有理由檢查,資本主義是否真的能把我們的需求照顧得很好。

如果資本主義「無法停止」生產,那我們只有很少的時間和體力可以用來享受自身需求的滿足。這反映在現代人的高工時和過勞上面。

如果資本主義無法避免「操弄人心」那我們似乎得要擔心,自己用錢去換取的那些滿足,是否真的對應到自己本來就有的需求。在自由市場底下,商人選擇自己可以做到的協助人達成快樂的方式(例如生產某種商品),然後藉由廣告提昇那些商品的吸引力。在這種情況下,就像拿著鐵鎚的人看什麼都像是釘子一樣,資本主義形塑的世界會讓人優先看到那些能夠快速量產、宣傳並賣出去的「快樂手段」,而忽略其他的。

值得注意的是,我們付出上面這些代價,純粹只是為了更有效率的賺錢。理論上,錢只是我們為了更方便滿足需求而創造出來的通貨,但在上述情況底下,我們被迫賺到更多錢而壓縮生活空閒,並且用自己賺來的錢買自己看到的廣告宣傳的產品。這好像不太對勁。

大學該是職業訓練所嗎?

社會上一直有些聲音認為大學不能僅僅只是職業訓練所,甚至根本不該是職業訓練所。

老實說,過去我對這種聲浪很無感。人希望藉由念大學來成為有工作能力的人,這在我聽起來沒有什麼問題,畢竟民生問題是每個人要解決的最基本問題。「別那麼在意是否找得到工作,來念點哲學提昇人文素養吧」在我看來既不食人間煙火又自大。

當然,我同意哲學對某些人來說很有趣,甚至足以作為一輩子的精神食糧。不過上述考量也讓我在介紹哲學的時候,有意無意地強調哲學對於各種職業的幫助。簡單地說,如果哲學真有這種潛力,我並不介意它成為職業訓練的一環。

不過,葛汀的說法讓我開始用另一種觀點看待那些對「職業訓練所」的擔憂。

民生問題確實很重要,不過如果我們只用職業訓練看待教育,只期待教育為市場服務,我們似乎更沒有機會解決「無法停止」和「操弄人心」這兩個問題。

在這裡,教育的重要性在於,「無法停止」和「操弄人心」很大程度是社會層次的問題,而我們身處民主社會,只能期待藉由更明智的政治決定(而不是革命或明君上任)來處理社會層次的問題。

以「無法停止」來說。如果這其實反映了某種囚犯困境(每個人或企業都害怕失去競爭力,因此共同花費了其實划不來的時間來工作,反而失去了能讓自己更快樂的閒暇),那麼你會需要有人指出來、提出來討論,然後研擬解決方案(例如最高工時、最低薪資,甚至基本收入)。

要讓社會保有這種彈性,我們就不能讓包含大學在內的教育只是職業訓練所,我們需要公民持有反思和溝通能力,並且最好具備各種不同的價值觀,讓他們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

以「操弄人心」來說,葛汀認為,大學的人文教育(以及那些看不出有什麼立即好處的前沿科學教育)的另一個好處,在於提供人們其他選項。人文教育讓人體會市場上不容易看到的獲得快樂的方式:各式各樣知性的生活。

例如說,經過好的歷史學訓練,你知道歷史學有趣的地方,就算假設這對你的工作完全沒幫助,它也讓你可以過更有趣的生活,若當你的「有趣的生活選項」越豐富細密,你應該會越不容易受到資本社會的各種廣告操弄:你知道什麼東西是好東西,不需要別人告訴你。

或許你不認為「無法停止」和「操弄人心」有什麼問題,不過我想就算是這樣,你應該也會同意,如果自己身處的社會多數人具有反思能力,也願意反省目前的遊戲規則有多好(多壞),會比較令人安心。而這一切都仰賴我們抱持什麼觀點來設計教育。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大學究竟該做啥?: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你媽覺得你會冷、學校覺得你該懂──大學真的知道大學生需要什麼嗎?
  2. 寫三千字報告,拿三百萬台幣──英國劍橋大學邀全世界一起透過創新思維解決當代問題!
  3. 商周執行長王文靜:沒有大學文憑的日子,我說故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
  • 這是一個整合的時代,想要使任何人事物更完美,唯一的方法就是整合。因為資本主義與公產主義有實際上的缺點,因為為我們創造整合創新的機會。整合當然是取其優點,去除其缺點,只要認真加以深入的探索,就能創造出與人不同的創意主義,我將它稱之為具有台灣特色的民主社會主義。

    簡單而言,就是引用整合團結的概念,讓組織中,每一個人都是資方也是勞方,權力一樣大。而在對外的市場上,每一位組織成員也是股東,同時也是消費者,也是推銷員。

    為了完成這一個理想,我們必須選擇一個人們民生日常所需的項目作為開始,然後吸引對於這一個項目需求者,以群眾集資,群眾共同參與創業的模式,讓人們的想法與創意,能力與技術,共同參與討論,共同協作,然後共同訂出大家認同的合理分配制度,創造共同分享經濟。

    而現在有網路,人人有手機,所以採用由下而上的民主制度,藉由群眾的智慧來決定經營的方向,非常容易執行。最關鍵的是,運用現有的數位化工具,採用帳目透明化,讓每一位股東都可以即時的看到營運收入與任何開銷。唯有如此,才能讓參與的股東與合作夥伴取得信任,同時也能借用眾人的監督管理,避免弊端,同時借用他們的人脈與力量。

    如想進一步的理解此構想計畫,請與我聯繫,因為我想徵招相同理念的夥伴,創立一個神奇的新事業。
    restaurant555@mail2000.com.tw

  • 補充說明,在人工智慧時代,我們所需要學習的是觀念的轉換,如何以人的想法,借用電腦這一個工具,借用網路與數位化工具,利用創意來無中生有,創造出無形的價值。簡單而言,就是整合願意學習電腦的人,共同成立一個創造的學習團隊,共同訂出夢想與目標,就等於創造了一個無所不能的人工智慧電腦的雛型。

    現在是概念時代,所需要學習的就是整合創意,成為創意構想。有關何謂概念時代,請參考這一篇文章:
    http://disco555very.blogspot.tw/2015/11/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