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國文選文之爭繼續延燒,反對目前65%文言文比例下修的人擔心文言文會被摧毀,我們的下一代失去典雅地使用中文,以及出入「中華文化寶庫」的能力;支持下修者,則希望阻止國文課繼續成為宣揚大中華思想的工具,並藉貼近生活的文本,讓下一代學習關心本土的思考。這兩種說法的特色之一,在於它們的衝突是基礎價值觀之爭。比起擔心自己無法閱讀古代經典,或者被大中華洗腦,一般民眾的顧慮更務實:自己或自己的小孩若無法取得大學文憑,將難以維持基本生活品質。另一方面,大學教授則頻頻抱怨新生的閱讀、理解、表達能力有問題[1]。

如果我們暫時拋下基礎價值觀的倡議,會發現對一般人來說,更迫切的問題是要能讀寫現代白話文。

(喔,我知道會有人抗議「不管是不是在大學裡,台灣的漢語都是文白混雜,不只是有白話文而已」。我同意,但是這其實是因為白話文本來就允許文白混雜。因此,以「白話文」來概括當代語言,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有些人認為,既然是白話文,只要懂中文的人應該都看得懂,根本不用特別教。我想這一點很難說,不然這篇文章被社群網站分享的時候,就不會伴隨一堆顯然沒看懂內容的評語了。(詳見你瀏覽器的上一頁)

從事哲學普及多年,我的主要工作技術,是用明確完整的方式介紹抽象的概念、問題和論證。面對這個艱難任務,我學到的重要教訓之一是:白話文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簡單。你可能覺得,比起文言文,白話文隨便得多,我手寫我口,規則寬鬆得很。老實說,對於語言學,我沒有熟到能判斷兩種語言的語法寬鬆程度。但我懷疑,對白話文的熟悉反而讓我們低估了白話文的複雜。

了解這份複雜,讓我們從主詞開始。

主詞需要關注

在嚴謹的文章裡,大部分的句子都有主詞,我們用主詞來標示一句話談論的是什麼東西。

有時候中文允許省略主詞,例如:

既然你犯錯,(你)就該道歉。

但有時候我們不該省略主詞,例如〈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呼籲謹慎審議課綱〉連署文裡的:

四、十二年國教的國語文課綱應當泯除中文、臺文、華文領域差異,共同追求自由多元的語文教育,才是最重要的目標。

(基於方便,本文案例多半來自〈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一文。要找到語病密度這麼高的正式文件並不容易。)

一般來說,作為呼告,「共同追求」這個詞不見得需要主詞。不過以此例來說,在主詞省略的情況下,語句結構會誘使讀者把先前的「十二年國教的國語文課綱」當成主詞。當然,這個解讀方向明顯不合理(課綱只有一個,跟「共同追求」不一致)。但重要的是:當你的句子誘使讀者進行明顯不合理的解讀,看起來就會不通順。

要把這段文字改好,不能簡單地加上「我們」作為主詞,這無法表達作者的原意。比較好的改法或許是:

四、在十二年國教的國語文課綱議題上,中文、臺文、華文領域應當泯除彼此差異,共同追求自由多元的語文教育,這才是最重要的目標。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十分鐘學白話文:主詞篇

你可能覺得這是吹毛求疵,畢竟原句就算不更動,讀者也不容易誤讀。我同意,但語文教育是一輩子的事,就像如果你小時候沒讀某篇古文,日後可能錯失受到啟發的機會,如果你從小沒有養成重視主詞的習慣,難保不會因為主詞吃虧。

主詞讓句子完整

不重視主詞的結果之一,就是容易寫出不完整的句子而不自知。例如〈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的開頭:

針對近來「十二年國教課程綱領」高中國文審議過程中,引發爭議,舉凡文言與白話選文比例,推薦選文篇目,臺灣文學的比重或是文教與文化經典的必要性等等。我們⋯⋯

在這裡,「針對X」的意思跟「關於X」、「對於X」類似,在「X」後面,需要另外接一個完整的句子,才會符合文法。例如:

P. 針對X,我們目前沒有什麼想法。

此句也可以改寫成:

Q. 我們目前針對X沒有什麼想法。

不過如果「X」需要的字數很多,如「我妹妹的高中同學的姨媽的女兒的家教」,(Q)的主詞和動詞就會離得太遠,不好理解。這時候,我們可以改用(P)的格式,先把比較長的「X」表達完,再讓主詞出現。然而,如果表達完議題,卻忘了讓第二個句子出現,就會好像沒寫完一樣:

針對此議題。

你會發現,要察覺自己是否漏了句子,多專注主詞是個好點子。以〈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一文來說,「針對⋯⋯」的主詞應該是下一句出現的「我們」。可以想像,大概是文中的「此議題」實在是太長,長到就算倒裝也難以忍受,所以乾脆分成兩句。然而,比起長到令人難以忍受的句子,現在這種不完整的句子並沒有比較好。

針對近來「十二年國教課程綱領」高中國文審議過程中,引發爭議,舉凡文言與白話選文比例,推薦選文篇目,臺灣文學的比重或是文教與文化經典的必要性等等。我們⋯⋯

那該怎麼辦呢?很簡單,如果「針對X」這個片語實在太長,那就直接把它改寫成獨立的語句:

近來「十二年國教課程綱領」高中國文審議引發爭議,舉凡文言與白話選文比例,推薦選文篇目,臺灣文學的比重或是文教與文化經典的必要性等等。我們⋯⋯

有些人可能會指出,就算是這樣這個句子依然不通順:「舉凡⋯⋯」好像沒寫完。

我認為這關係到你對於「舉凡⋯⋯」片語的直覺。如果你認為「舉凡⋯⋯」是個一定要收尾的片語,那麼你可能會比較喜歡「舉凡⋯⋯都引發爭議」之類的寫法。如果你認為「舉凡⋯⋯」不需要收尾,可以跟「例如⋯⋯」互換,那麼目前的句子就可以滿足你了。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十分鐘學白話文:主詞篇

主詞和動詞的配合可避免誤讀

不夠重視主詞的另一個結果,是這個:

我們長期關心文學與語文教育,憂心當前高中國文課綱的爭議,遭到簡化為白話與文言之爭,或是中文與臺文之爭,而應該更深入細緻地去檢視其中各面向的問題:包括教材文類的取捨、教法如何更具創意啟發、改善學生語文溝通能力等等。

這句話的「我們」指涉發起和參與連署者。然而「應該更深入細緻地去檢視」的主詞被省略了。若讀者以語句結構的習慣,把它當成一個省略主詞的述詞,並沿用最初的主詞「我們」,就會得出不合理的解讀:

一群人呼籲他們自己應該要更深入細緻地去檢視問題。

一群人連署呼籲這群人自己該做些什麼,這很奇怪。一個改法是增加動詞「認為」:

我們應該更深入細緻地去檢視其中各面向的問題。
我們認為,應該更深入細緻地去檢視其中各面向的問題。

比較一下,(A)是在呼籲自己,(B)的呼籲對象則不明確,需要從上下文推論,不過已經足以避開窘境。因此:

我們長期關心文學與語文教育,憂心當前高中國文課綱的爭議,遭到簡化為白話與文言之爭,或是中文與臺文之爭。我們認為,應該更深入細緻地去檢視其中各面向的問題:包括教材文類的取捨、教法如何更具創意啟發、改善學生語文溝通能力等等。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十分鐘學白話文:主詞篇

我知道講到這裡,一定會有人見獵心喜,想嗆〈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的發起人和連署者說:「白話文都寫不好,推什麼文言文」、「熟讀文言文的人,白話文寫成這樣,有什麼說服力?」甚至「是不是因為文言文不重視標點符號,才讓你們對於一個句子什麼時候該結束不夠敏感wwwww」、「你們要不要用文言文寫算了看看會不會比較好廠廠」

我不同意這些嗆話,這並不是因為我覺得它們沒禮貌,而是因為我覺得它們缺乏根據。以常識論我當然相信,〈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的參與者大多有辦法流利地寫白話文。

身為正式文件,〈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仍有諸多語病。我相信這不是因為寫作者語言能力的不足,而是對當代語言關切的不足,如果他們把稿多潤一次,這些瑕疵都可望消失。如同〈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一文所昭示,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我呼籲,與其關切千年前的文章,不如關切當代人用的主詞

十分鐘學白話文,一輩子咄咄逼人,我們下週見啦!(並沒有要[2]

NOTE

  1. 如顏聖紘 2015〈大學生寫作與論述能力低落的根本原因是甚麼?
  2. 感謝葉多涵、石貿元、pyridine和朱宥勳給本文初稿的批評建議。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經典、古文、背誦考試和實際作用: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不懂先死背,就會長智慧?──孩子進「讀經班」的三大迷思!
  2.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很多幹話成經典,不少實話被湮滅;讀古文的意義是⋯⋯
  3. 考試是驗收閱讀成果,還是剝奪閱讀樂趣?經典童書作家這麼說!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