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任何專業都需要訓練,普及也是一門專業,「專家」不會自動成為「普及的專家」。

我大概是少數在台灣純粹靠哲學普及過活的人,意思是說,光靠哲學普及課程和寫作的收入,就能讓我維持穩定生活。大部分的圈內人知道這件事情都滿驚訝的,我想十年前的我如果知道這件事情,也會很驚訝。以下我介紹自身哲學訓練和普及工作的歷程,並分析從事知識傳播工作需要哪些能力。

十年前我在中正大學念哲學,開始寫《哲學哲學雞蛋糕》部落格。(順便一提,雞蛋糕並不是台灣第一個哲普部落格,CP的《哲學小ㄅㄠˋ》在2002創刊,當時我才高一,受惠於這個網站不少)大學時代的我想要當哲學系教授,讀書上課非常認真,有很多東西可以寫在部落格上,而我確實也寫得很勤快,在初期的六年就累積了一千篇文章

事實上,我真的滿喜歡研究和教學。我在大二申請了大專生參與國科會研究計畫,寫塔斯基的真理論,並且持續在宜蘭仰山文教基金會、新竹鹿江教育基金會、中正大學文學院的支持下舉辦人文營隊。那一連串的營隊,就是現在「簡單哲學實驗室」的前身,簡單哲學實驗室辦的簡單哲學營,是台灣目前唯一穩定舉辦(除了我們忘記的那幾個暑假)的成年人哲學營,在約莫2010年開始自給自足。

簡單哲學營每年舉辦兩次,是台灣哲學普及的成果之一。

部落格和營隊受歡迎,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因為幾年之後我就意識到我幾乎不可能待在學界:位子太少、比我優秀的同輩太多。這些早期的普及成果在我一邊念博班一邊發現博士文憑就算到手也用不上的時候,給了我新的可能路線:在學院外研究和教學

於是《哲學哲學雞蛋糕》紙本書在2013上市,跟台灣吧合作的同名短片在2015推出,再一年則是《護家盟不萌?》的出版。以出書算起,今年可以算是我出社會的第五年。我現在的生活跟念研究所時很類似:讀書、寫東西、上台報告,最大也最好的差別是現在做這些事情都有收入

目前看來,我在大學時代參與普及寫作和營隊活動,對我現在的工作有雙重意義。一方面,它們為我和我所屬的團隊培養了讀者和使用者,另一方面,藉由實際寫作和教學,我和夥伴們提早培養了普及能力。

知識普及人,需要新手村

這兩年,開始有單位、系所找我分享知識普及經驗。有些人預料到少子化會讓大學緊縮,有些人則認為知識傳達會是將來的重要產業之一。每次這種分享,我都會提到我自己從事普及工作最大的心得:普及能力就跟哲學、物理或社會學一樣是個專業

這個專業涉及教學和行銷,你必須把專業知識以不限於大學生的一般人能理解的形式呈現,並且讓他們覺得有意義或有趣。哲學專家不會自動變成哲學普及專家,他不見得有這種特化的教學和行銷能力。我現在的工作之一是協助哲學人撰寫普及文章,對這件事情有深刻體會。

在每個工作經驗分享的場合,我都會勾勒這種能力,分析它的內容,讓對方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才能把自己擁有的知識資本有效分享給大眾。以能夠上手來說,普及能力需要的培養時數,大概遠低於一個碩士。我不是很確定,但是要讓大學生有這種能力,或許24學分就夠了,差不多一個學程的規模。

我自己很早就不小心開始鍛鍊普及能力。在2007─2013年間,哲學雞蛋糕部落格發表了超過一千篇文章。寫作發表並獲得讀者回饋,讓我逐漸修改文章規劃和寫法。在這同時,每年寒暑假簡單哲學營的經驗,也成了很好的口語表達訓練。

我很幸運,在放棄學術路線的同時,已經是一個有能力靠哲學普及賺錢的人。這些幸運有一些偶然前提:

  1. 我自2007年起,因為一些原因開始寫部落格、辦營隊,並獲得來自學校和相關單位的支援。
  2. 中正哲學系提供的獎學金和研究助理、教學助理工作,讓我在2009年進入研究所後能自給自足。
  3. 系上健康的學術環境,讓我有夠多刺激產生研究動力和寫作、教學的靈感。

以哲學普及工作者來說,中正哲學系是很好的新手村,它舒緩我的經濟壓力並提供良好訓練和充沛刺激,讓我在需要出社會的時候能獨立進行這些在台灣不算傳統的工作。

回顧過往,我時常想:那其他哲學人的新手村在哪?

我並不是說哲學人都應該從事普及,或者普及是對哲學人來說最好的工作。不過台灣的學術環境顯然只能養活少數他們自己生產的哲學博士,而除了中研院和大學哲學系,目前並沒有其他讓你可以「靠哲學吃飯」的地方。如果有個系統可以讓哲學生在他們想要的時候練習普及能力,那在他們需要的時候,或許可以多點方便,少點痛苦。

朱家安的養成經歷,顯示知識普及需要長時間訓練

哲學普及寫手養成計畫

我想要替國內的哲學家弄個普及工作的新手村,理想上,這個新手村需要能讓大家磨練表達能力,最好還能賺點錢,讓哲學研究生可以把打工的時間省下來寫東西。

寫文章,賺零花,有這麼好的事情嗎?還真的有。2014年,我跟台大哲學所的洪偉(當時他還在清大念哲學碩士)在沃草的支持下開始面對這個問題,最後我們設計出來的解決方案是「沃草烙哲學」。

沃草烙哲學是網路協作的哲學普及平台,我們接受哲學人投稿,把稿子放在透明編輯台讓編輯、其他作者和讀者提供意見,協助作者修改。當稿子改得差不多,我們把稿子發表在合作平台(目前是udn鳴人堂),並把大部分稿費回饋給作者。此外,我們也為文章設計插圖和(必要的時候)圖解。事實上,只要你申請帳號登入烙哲學的討論區,就可以看到我們目前正在編輯的文章,這些文章都有機會在將來登上鳴人堂的「沃草烙哲學」專欄。

沃草烙哲學的協作機制,協助寫手提昇寫作實力和並提供刊登機會

沃草烙哲學對大眾來說是穩定生產有趣哲學文章的平台,對於哲學生來說則是練習寫作、收到意見回饋和稿費的地方。沃草烙哲學在udn鳴人堂連載已邁入第四年,目前有幾個常合作的作者,也不斷收到新人投稿。去年七月,烙哲學的文章精選輯《現代草民哲學讀本》由圓神出版。

烙哲學是寫作平台,知識普及工作者的工作內容和重要能力並不限於寫作,也可能涵蓋口說、設計、行政和行銷。不過不管如何,明確通順對讀者友善的文字技能,都是知識工作的泛用基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普及工作比你想得專業很多啊:

  1. 【評書青鳥】知識型網紅是怎麼煉成的?──哲學普及工作者朱家安的生存筆記
  2. 【評書青鳥】好像有道理、但又不大對?──你需要可以解決日常問題、推動哲學普及的倫理學!
  3.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知識的詛咒和普及寫作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