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幾天前,一個連署支持者跟我分享在眾多公投當中,平權公投的弱勢:東奧正名公投有民族歸屬感號召,勞權公投攸關多數人生活,而婚姻平權╱性平教育公投,很容易讓一般人覺得「那只是同性戀的事情,跟我無關」。

當然,這並不是在說平權公投特別難做,其他公投都很輕鬆。我相信每個公投都有自己獨特的困難。不過我覺得這個問題值得回答:如果你不是同性戀,為什麼你要支持同性婚姻╱性平教育?

1. 我們尚未發現唯一正確的生命意義

人類在歷史上付出無數努力,不過我們至今尚未發現唯一正確的生命意義,也尚未發現美好人生的最理想樣貌。換句話說,如果某人對自己的生活選擇很滿意(或者雖不滿意,但他認為這已經是他能做到最好的選擇了),你不能主張說,因為你看他的生活方式不順眼,所以他做錯了決定。

既然這樣,關於人該如何生活,最合理的做法就是讓大家在資訊充足、不妨礙他人自由的情況下自己選擇。要辦到這件事,我們需要一個開放多元的社會,盡可能讓最多人有平等機會實現自己認為重要的美好人生。

當然,在這個開放多元的世界,看不慣同志的人會抱怨說,這社會讓他們的美好人生難以實現,因為那些同志竟然可以正常結婚,過快樂生活。然而,如果你把自己的美好人生寄託在特定族群的痛苦上,你覺得是誰有問題?

2. 你的同志朋友

反同人士特別喜歡強調自己有同志朋友,這可能讓一般人忘記:你不需要反同,也可以有同志朋友。

想想你的同志朋友,你們感情很好,但他可能有一些你沒有的煩惱。你從小不需要隱瞞性傾向,也不會因為特定原因擔心自己不合群或被嘲笑。你的同志朋友處於困境,但你沒有,這是因為你比較勇敢,或者你做對了什麼嗎?並不是,只是因為我們活在一個認為同志不正常的社會。讓你朋友能過得跟你一樣好,你應該支持婚姻平權╱性平教育,以及其他有助於彌補社會權利、改善社會氛圍的做法。

你可能想了一輪,沒想到自己有什麼同志朋友。根據不同調查,同性戀的人口比例可能在5~10%,所以如果你沒有同志朋友,問題可能在於你沒有什麼朋友你有隱藏的同志朋友,也就是說他們可能還沒對你出櫃。

同志朋友沒對你出櫃,不見得是你做錯了些什麼,可能是他根本沒出櫃,或者只跟自己最親密的人(或一輩子不會再見面的陌生網友)出櫃。你朋友不願意出櫃,也不是他做錯了些什麼,只是因為他生活在一個認為同志不正常的社會。

3. 你的小孩可能是同志

異性戀會生出同性戀。你自認為是異性戀,不代表你的小孩也會是。這是一些人反對性平教育的原因。他們擔心自己的小孩讀了同性戀的東西之後,會變成同性戀。

能為自己小孩著想當然是很好,不過我認為反同人士錯估了小孩的可能慘況。他們似乎認為,最慘的情況是小孩在開放多元的社會被「同志教育」轉變成同志。這不是最慘的狀況,差遠了。最慘的狀況是,你的小孩在一個保守封閉的社會發現自己是同志,然後痛苦一輩子(我是說,如果他有活下來的話)。

反同人士可能認為同志是病、不正常。然而現代醫學對於疾病(特別是各種精神疾病)判準的討論,越來越倚賴「會不會影響生活品質、造成困擾」。疾病是一種需要排除的身體狀況,哪些身體狀況需要排除,就看哪些狀況會造成人的困擾。在這個社會,如果同性戀傾向令人困擾,這也不是有同性戀傾向的人的問題,而是那些排斥同性戀的人的問題,這些人共同造就了一個認為同志不正常的社會氛圍。所以,如果你擔心你的小孩會得「同志病」,真正對你小孩造成威脅的並不是同性戀傾向,是你。

為了你的可能的同志小孩,我們應該準備一個有包容力社會。

4. 社會不正義有你一份責任

你可能真的沒有同志朋友,也不打算生小孩。然而身為民主社會公民,我們不能說自己跟政策無關。社會的每個不公平,我們多少都有些責任。例如你家沒請移工,但是你可能投票給支持對移工不利法案的立委。

當然,當選立委需要幾萬票,你只有一票,在這個例子裡,責任分散起來還是相當輕微,但輕微責任跟沒有責任依然是兩回事。

如果你想當個好人,就不該讓別人因為你的怠惰身陷困境。就算這不至於讓你應該自願成為個體連署點,你至少應該在其它人發表對同志不利言論的時候青他們一眼。

5. 你應該比你的同志朋友更出力

支持平權的異性戀有理由比支持平權的同志多出一些力,因為同志不但在日常生活處於困境,在社會運動上也有些比你更不方便的地方。我們的連署小組收到一些同志朋友的訊息,這些人很擔心的詢問說:他們簽的連署書,在中選會核對之後,會不會被寄回老家?

他們擔心被自己簽的連署書出櫃。

就像一直到現在都還不是所有同志都有勇氣以「外人看得出來是同志」的方式參與同志遊行。要在第一線參與性別平權倡議,同志需要比像我這樣的異性戀多克服一道歧視氛圍。因此,身為支持多元包容的人,出力容易的異性戀比同志更有理由多出力。

6. 多元開放的社會是所有人最保險的選擇

你是異性戀,不代表你在其他方面也跟多數人一樣。地球很危險,就算你不會因為性傾向被歧視、異樣眼光看待,也不該掉以輕心。這個社會不只歧視同志,我們還歧視矮個子、長得醜的人、女人、胖子、原住民,以及在《黑暗靈魂》決鬥時喝水補血的人⋯⋯

這是為什麼當個別動漫愛好者在CWT阻撓平權連署,就算只是個案,依然讓許多人覺得荒謬。這個社會過去對動漫沒有好感,覺得是次級娛樂,一直到現在,鄭問進故宮,還會被「正統」藝術媒體看不起。跟同志比起來,動漫愛好者只是早一步開始被社會接納,並且沒有被大型宗教組織仇視而已。(補充:事實上當事人已經po文道歉,並且說明自己並不反同)

若你認為同志不正常,因此支持對同志不友善的法律,那你就是在支持一個可以基於自己的價值觀排擠其他人的社會。在一個可以基於自己的價值觀排擠其他人的社會,你最好有自信自己不要被輪到。

讓社會更多元、包容和自由

如果你有一貫的政治觀,可能會發現你支持重大政策、公投連署背後的理由大致相關。

例如我支持勞權公投,因為我覺得經濟體制和工作情況不該讓勞工沒有餘裕活出美好人生。我支持正名公投,因為我覺得中國人不該管台灣人要以什麼身分活出美好人生。我支持平權公投,因為我覺得護家萌不該管同志要怎麼活出美好人生。

我們很難替別人斷定他要成為什麼人才正確,因此最公平的方法就是讓大家在不干擾別人的情況下自己選。要形成這態勢,讓社會更多元、包容和自由,是正確的選擇。

*這篇文章改編自我在哲學星期五斗笠市集的短講,謝謝他們讓我有機會組織這些內容,此外,也感謝何岡駿和Lin Li給本文初稿的諮詢建議。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請多想想:

  1. 躲在線上的真相——你永遠問不出來的同志比例與性隱私
  2.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信心希望聯盟」越歧視同志,臺灣越應該通過同性婚姻:我支持同性婚姻的兩個理由
  3.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你不見得要站在同志這邊,但應該站在護家盟的對立面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