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郭台銘說,媽祖要他出來選總統。要是你考大學,跟面試官說是媽祖要你來報的,你連哲學系都上不了。

當然,民主社會裡決定總統人選的不是會因為考進來的學生程度太低而受苦的大學教授,而是一般人民。根據性格不好的哲學家布倫南(Jason Brennan)的看法,這些人在多半時候連自己投的票的內容都搞不清楚

媽祖跟金錢的共通點

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這幾年在台灣很紅,陸續出版了《人類大歷史》、《人類大命運》和《21世紀的21堂課》。哈拉瑞擅長以大概念來回答大問題,以歷史細節來對照舉證。在他看來,不管是人類文明過去的歷史發展,還是未來的走向,都脫不出各種巨大虛構事物的影響。

以最粗略的例子來說,在七萬年前的認知革命後,人類能用複雜的語言來溝通。有了語言,人類不但可以「共享認知」,互相警告危險、協調狩獵,還可以「製造認知」,互相討論其實不存在的東西,例如部落的守護神。守護神對部落有利,並不是因為在部落遇難時守護神會發揮神力相助,而是因為當整個部落的成員都相信彼此受到同一守護神照料,他們會更團結,而團結帶來安全和成長。

上面例子裡的守護神,就是哈拉瑞講的「虛構事物」。要發揮效果,虛構事物本身不需要真的存在,也不需要真的有價值,只要人類相信彼此都相信它們存在,也相信彼此都相信它們有價值,虛構事物就能穩固社會,促進合作。

你可能剛好是無神論者,但這不代表你對虛構事物毫無信念,也不代表你沒從這些信念得到好處。銅板和鈔票只是一堆金屬和紙、塑膠,它們之所以可以用來換其他有價值的東西,正是因為社會中的人類相信彼此都相信它們有價值、願意拿東西換。

媽祖跟金錢對哈拉瑞來說都是虛構事物,意思是說,媽祖和金錢實際上對社會造成的影響,並不倚賴媽祖的實際神力也不倚賴金錢的實際價值,而是倚賴人類如此深信

宗教不能帶來指引

當然,縱使都是虛構事物,宗教和金錢還是在很多地方不同。例如,宗教信仰通常包含一套人生準則,告訴你人生該怎麼過,道德對錯如何區分,而金錢則沒這麼複雜。

這是為什麼宗教對信仰者來說重要:宗教信仰的崩解,可能相當於價值觀的崩解。有些人事實上從宗教信仰得到安身立命的信心,能夠安心以這套信仰底下的價值觀去生活。

但要說宗教信仰能合理帶來這些信心,我覺得有點作弊。因為,話說到底,不管你喜歡哪套價值觀,市場上都可以找到相應的「宗教信仰產品」。

宗教產品的價值組合一直都很多樣化。以上帝信仰為例,如果你覺得傳統基督教太父權,可以選擇婦女神學路線。在台灣,同志友善的人如果要信上帝,可能會選擇同光教會,而那些「本身有很多同志朋友並且不歧視同志」的人,則可能會上真理堂。

如果你真心相信上帝,認為上帝是一切描述性事實和規範性價值的來源,你也應該會認為說,不管同性戀的生活方式是否恰當,這最終都是上帝決定的,你選擇以特定方式對待同志議題,是在順行上帝的想望。

上述想法很正常,不過很可惜,那只是你自己這樣想而已。每個教會信守不同的道德觀,如果人是自由選擇參加特定教會,就代表人是自己選擇了可接受的道德觀,而不是讓上帝決定一切(如果你不幸被長輩逼迫上教會,並且也接受了教會強調的道德觀,那你的道德觀同樣不是來自上帝,而是來自長輩)。如果道德觀之間有衝突和爭議,這個爭議不會因為你選擇了特定信仰就消失。

為價值觀找合理基礎,是每個人都需要面對的問題。人在世界上要活得好,需要對自己選擇的價價值觀有自信,相信自己的為人處事合理公平。在我看來,宗教無法為價值觀提供合理基礎,因為大多數價值觀都有相應的宗教信仰支持,人可以輕易找到和自己接受的價值觀相容的宗教,但這不代表說,有了這個宗教的神靈系統和創世故事,這個人接受的價值觀就多了一分合理。

宗教不能帶來指引,因為宗教可以選,經典可以詮釋。如果某個宗教給你一套價值觀,就算這個宗教的神靈真的存在,那套價值觀最終也是人選出來的。人選價值觀當然沒問題,問題是當人需要說明自己的價值觀為什麼合理的時候,得要正面迎接這個說明的挑戰,不能用宗教信仰來應付。

宗教是人選的

宗教可以選,在社會裡,就算掌握權力的人難以改變多數人信仰的宗教,至少也有機會改變他們對教義的詮釋。

在《21世紀的21堂課》裡,哈拉瑞強調現代人的「宗教自助餐」:面對科學,傳統宗教在解釋世界運作機制這方面節節敗退,不管是佛教徒還是穆斯林,都會接受同一套醫學和經濟學。然而,面對價值,宗教帶來巨大彈性。若你掌握權力,有政治野心想要實現特定價值觀,一定可以在宗教超市裡找到符合需求的產品。二十世紀,日本政府強調天皇崇拜來鞏固國力,北韓則灌輸國民混合共產主義、種族思想和金氏家族崇拜的「主體思想」。

宗教的內容和詮釋一直都是人選的,在大尺度上,人選擇特定宗教版本來符應自己喜歡的種族主義、社會分配方式或國族主義,在小尺度上,人選擇特定宗教版本來符應自己選總統的動機。宗教充滿彈性,要用來說明什麼都很順手,但如果一個東西可以說明所有事,它其實無法說明任何事

*感謝josephine hsu在本文發想期間和作者的討論。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是媽祖說的,還是你想做的?:

  1. 宗教都是勸人為善的嗎?
  2. 造成台灣現有生態問題的原因之一:宗教放生
  3. 「你信仰什麼宗教?」對中國人而言是個奇怪的問題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