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故事工廠

故事工廠

故事工廠 Story Works 以原創戲劇作品為主體,希冀一篇篇好故事,將生活養分帶進台灣各個角落。秉持對戲劇的熱情與使命、踏實的站在這片土地上,呈現每個動人時刻。在這裡,我們製造感動,製造驚喜,製造有生命的故事。

文/陳心怡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人稱「房子」的房思瑜。

不過是《明晚,空中見》整排而已,飾演女主角「維娜」的房思瑜,從開場就哭紅了眼鼻,超過兩小時的戲,她的情緒幾乎沒有斷點,從頭滿到尾。

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即使排戲時只是輕裝上身、哭得像淚人兒,卻仍在一舉一動中流洩出迷人的特質;不過,房思瑜雖美,但不是溫室裡的玫瑰,「當時被劇團告知確定參與演出時,我就跑去爬大山,因為接下來兩個月都要關在劇團了!」房思瑜笑得燦爛。

不能爬大山,還是可以跑步,《明晚,空中見》臺北場演出前,房思瑜半夜去慢跑,邊跑邊調出臺詞怒吼:「你為什麼要殺人!」吼完,她繼續默默跑著,眼角餘光不敢亂掃,「很怕路人以為遇到神經病!」

她熱愛運動,多年前開始接觸深蹲,自己蹲出心得,出版了《房式深蹲》,「我不是要賣書,而是要分享。」房思瑜看起來纖細的身材,其實全是Q彈結實的肌肉。雖然帶著陽光陽剛的外型,但狗仔始終對房思瑜的感情世界充滿好奇,這部分的現實或許仍然矇矇矓矓,但一講到《明晚,空中見》的小三與渣男,她可沒有一絲絲模糊空間。

維娜戀上有婦之夫的偉凡,原本偉凡給了很多承諾與希望,但就在維娜發現懷孕之際,也同時明白了與偉凡的相戀終究還只是個夢:可能是黃粱一夢,夢醒即逝;也有可能夢想成真,雖然機會微乎其微。

維娜的小三與未婚媽媽的身份,對房思瑜的生命經驗來說是陌生的,「雖然一般道德標準下,不允許小三,但我相信每個人做決定的背後一定有原因。」

房思瑜分析,維娜並非不婚、不想有自己的家庭,但因為受到母親(蔡燦得飾)曲折的情感經驗影響,「這人真的愛我嗎?我能因為有了自己的家庭,就可以脫離過往、從此幸福嗎?」

這些恐懼與懷疑讓維娜不敢勇敢追求真正的幸福,而是先以有婦之夫為假障,不用面對婚姻、不用面對真正的磨合,直到人性面的私慾越來越大,維娜開始假戲真做,希望佔有偉凡的比例越來越多,兩人關係才開始真正從雲端落地考驗。

「說真的,我不苛責小三,但是如果朋友發生這種事(懷孕),而她的男人不要這孩子,我一定還是會破口大罵那男的!但是,情緒過後,我想維娜可以為自己選擇去或留,不用等偉凡,不用把決定權讓給對方,不要讓對方來決定自己快樂不快樂。」

而維娜的感情路之所以這麼走,和母親的關係、母親的生命經驗有關。《明晚,空中見》就像電影《雙面維諾妮卡》、《蘿拉快跑》,劇情採用非線性時間,平行舖陳各種可能性,一個選擇下去,就會衍伸出截然不同的兩條路、四條路、八條路⋯⋯維娜看著母親悲苦的一生,情路坎坷、飽受躁鬱困擾、最後以自殺結束生命,她對母親又愛又恨,本想迎上去用心同理,卻又因為某句話而劍拔弩張。

例如,「我當下本來是想講:『媽,我希望妳多愛自己一點!』但是我們正在爭吵,就不會這樣表達,我講出去的話可能變成『我要跟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不要妳管!』年輕時的自己還不搞清楚邏輯,就會這樣去跟母親衝撞,我想這是維娜的心情。」房思瑜分析維娜的狀態,談著談著哽咽了起來。

為什麼哭?

「我很想替維娜說話⋯⋯我想要表達女兒對媽媽的愛。很多家裡,母女關係很容易處在這種狀況,有些爭吵畫面,在我生命中有相似的影子。」

房思瑜說,小時候都會覺得媽媽是對的,隨著時間腳步前,母親也愈加呈現脆弱,不再是女兒心中那個完美的典範,房思瑜開始要學著撐起一片天,也與母親的期待有了分野,包括該找什麼樣的對象、要不要結婚、怎樣規劃人生,「媽媽希望我該找人嫁,這出發點像是對我最好,但我氣的是,妳怎沒看到我愛我自己?我爬山,我創業,難道這樣的快樂,就不是快樂?我非要變成像妳期待的那樣,把一切交付男性?雖然我可以理解傳統以來都是這樣,媽媽也是這樣,但我還是忍不住用強硬方式告訴她,我們不該把自己的期待放在別人身上!」

年輕時的房媽媽喜歡裝修、夢想當設計師,對自己的生活情趣很積極經營,寫書法、旅行;如今房媽媽年過七十,某天,她發現媽媽不再是記憶中的那樣,「她會坐在電視機前一直吃零食,什麼也不想做,以前會把家裡整得整整齊齊,現在也不太動了。」自此,房思瑜與房媽媽的角色對調:房思瑜變成媽媽,開始管教變成女兒的母親,「要她做自己喜歡的事,不准她亂吃零食,我成了母女關係的主導者。」

談到這,房思瑜比談戲還更冷靜,理由是「跟媽媽討論過死亡,這不是陌生的課題」,可是她不否認,從維娜拼命回到過去想扭轉母親的命運、救回母親一命,「我爆開了!我無法把真實的恐懼跟我媽抒發,雖然知道生老病死是無法改變的,但我還是很怕媽媽變老。」

每次有新戲演出,房思瑜都會跟母親分享故事與排戲,唯獨《明晚,空中見》她什麼也沒透露,因為她害怕入戲的自己,把維娜對母親的愛恨情緒噴給現實中無辜的母親,「戲中最後維娜跟母親的大告白,那一場最衝擊,每次演完以後心都很累,都像經歷一場大風暴,整個人都耗盡了,這時如果我媽又來關心我,我就會爆炸!」

臺中首演時,正好是房思瑜的生日,落幕後,房媽媽到後台幫她慶生。母親滿臉以女兒為傲的喜悅,絲毫不為戲劇內容所影響。這就是母親,任憑女兒再怎麼執抝、宣示自己已長大,回到母親的懷裡,仍舊是最疼愛的寶貝,一如劇中的台詞──「月亮,一直是圓的,就像媽媽對你的愛一樣啊。」

故事工廠《明晚,空中見》

母女,是最親密的仇敵

電台主持人維娜和母親關係矛盾,
母親意外墜樓,成為她內心最大的愧疚。

超級月亮那天,維娜竟接到28年前的母親call-in,
原來兩人都遭遇未婚懷孕的困境。
維娜決定透過這通穿越時空的call-in,
改變母親的命運⋯⋯

2019/3/30起 臺中、臺北、新竹、高雄、臺南 全台深情點播

購票請洽兩廳院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關於媽媽:

  1. 我們都有一個做什麼事都行的老母,也都有一個欠栽培的媽媽
  2. 開始拒絕進食的準媽媽──深沉洶湧的產前憂鬱
  3. 兒子抽菸或是打架,並不是媽媽真正的危機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