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愛麗絲

愛麗絲

愛麗絲,沒有掉進仙境的那位,a.k.a雷文克勞榮譽校友,文字就是魔法。PS. 不能在麻瓜面前施展其他魔法,請見諒。

編譯/愛麗絲

珍・奧斯汀的粉絲是忠實的。真正的「珍迷」 向來會以廣泛的旅行,身體力行地表達對珍・奧斯汀的喜愛。最著名的節慶,或許是每年英國巴斯所舉辦的珍奧・斯汀節,而在地球的另一端,也有著一幢如畫一般,黃色、喬治亞式風格的建築,建築物擁有者蘇珊娜・博登所策劃的「珍・奧斯汀週末」,足以讓全球各地的「珍迷」蜂擁而至,不僅讓他們能由衷表達對珍・奧斯汀的熱愛,更讓他們能像她筆下的角色般生活。

博登舉辦珍・奧斯汀週末的想法在十一年前萌芽,「當時我正把桌布披掛在外頭的晾衣繩上,一邊聽著窗內傳來的莫札特音樂,」博登說道,「在建築後方,因為樹木的遮蔽,其實根本看不到任何現代的痕跡,那時我想:我簡直可以扮演珍・奧斯汀!也可能有其他人想來扮演這樣的角色!」

的確有不少人樂意之至。十多年來,博登舉辦的週末活動吸引從七歲到八十歲的讀者,到此地享受珍・奧斯汀筆下的生活。

「這是一場從日常生活裡的逃亡。」博登說著,她總是鼓勵參與者拋開手邊的現代科技產物,譬如手機,「這是踏入時光倒流的起點,是盛裝打扮的機會,也是和『珍迷』密切交流的契機,大多數人都會帶著新朋友們推薦的書單、影片清單滿載而歸。」參與者也可能對這場有各種想望,「有一位女性就認為會像電影《澳大利亞》的劇情,她將在此邂逅真命天子。」

儘管參與者鮮少真的如珍・奧斯汀筆下角色,在此遇上真愛,卻必定在活動中學會許多新技能:以羽毛筆書寫,並學會如何在信封尚未存在的時代,適當地折疊信箋。學習英國鄉村舞蹈課程、優雅地享受下午茶時光。活動中不提供午餐,一如博登所說,畢竟珍・奧斯汀的時代午餐尚未被發明。其他活動則包括手袋縫製(在當時用來放置手套、扇子、情人間的短箋等)、乘坐馬車和射箭等。

在北美珍・奧斯汀研究會(JASNA)中,共有七十九個地區性團體,橫跨美國與加拿大。當被問及為何美國人如此熱愛珍・奧斯汀?博登豪不猶豫地答道,「每個人都愛珍・奧斯汀!她總是能直指事物的核心,儘管看起來有些過於浪漫,她的作品中卻有許多層次。」

在享用了藍莓瑪芬、烤雞蛋和茶等早餐過後,參與者熱絡地針對書籍、改編影視作品、書中角色進行討論,也分享彼此在時代電影中發現的缺漏之處——譬如電影《她們》中缺少了髮夾,就讓許多人大為震驚。

來參與活動的女性大多是結伴前來,佛蒙特州書店的擁有者便和她的姊妹、姪女與朋友一起參與,她們身旁坐著三位皆年逾七十歲的老友,安、瑪麗和夏琳,瑪麗和夏琳在安的邀請下多次參與相關活動,也加入北美珍・奧斯汀研究會中的達拉斯分會。「達拉斯的會議不如這裡有趣,在經歷過這些豐富的活動後,我們的胃口也被養大了!」

「珍迷」衷心喜愛珍・奧斯汀筆下的文字與故事,然而這之間與美國的連結更複雜一些。美國對於英國影視、足球、音樂等的渴望,反映出親英派在全美的存在綿延遠長,對珍・奧斯汀的熱愛,也反映出對於進入這樣一個新世界的渴望——一個令人感到陌生卻又熟悉的世界。

在珍・奧斯汀週末活動結束前,博登將於週日早午餐時,對參與者提出測驗,而整場活動裡都可觀察到測驗答案的蛛絲馬跡。若是未通過測驗該怎麼辦?答案想必令所有「珍迷」會心一笑:你將獲得最好的一份禮物——重新閱讀小說。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1. 我們喜愛並信任珍・奧斯汀,來自她卓越的同理能力
  2. 珍・奧斯汀《傲慢與偏見》 雋永動人的愛情經典
  3. 我的珍.奧斯汀哪有這麼可愛!──英鎊肖像風波與奧斯汀的珍貴遺產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