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自由落體情況下,亞里斯多德相信,越重的東西掉越快;」台上的講師說:「覺得亞里斯多德的說法是錯的的人,請舉手。」

如果有很多人舉手,代表他們對自由落體的理解都跟得上時代,而且講師的課堂經營很不錯,讓大家能安心發表反對意見。如果沒什麼人舉手,代表講師當初或許應該改成這樣問:

「覺得亞里斯多德的想法不太對的人,請舉手。」

這個問法比較靦腆,學生比較可以安心舉手,不會因此覺得自己對亞里斯多德大逆不道。靦腆的問法比較容易引起正面反應,這應該是許多老師的經驗,以下我想說明這個現象的原理和一些延伸操作方式。

如果一個想法錯,代表這個想法不太對。若一個想法不太對,這想法不見得錯。以哲學術語,我們會說「不太對」比較弱(weak),「錯」比較強(strong)。強與弱的區分,不只可以用在「錯╱不太對」上面,看看一些其他例子:

比較弱 比較強
阿基應該會當選 阿基會當選
毛毛是女性主義者 毛毛是女性主義者,而且出版過相關書籍
朱家安不會跳breaking 朱家安對舞蹈一竅不通

越強的宣稱,需要越多證據支持,並且通常需要越多自信,才說得出口。換句話說,若其他條件不變,弱的句子容易受到贊同,強的句子容易受到質疑。在互動教學裡,講師可以利用這些特性,來引導學生進入容易互動的狀態。
例如,關於「說謊」定義的討論裡,一個常見爭論是,說謊是否等於「說出不符合事實的話」。在這個討論底下,講師可以用不同方向操作強與弱的區分,來引導學生發想反例:

「當一個人說謊,這個人說的話一定不符合事實嗎?」
有沒有可能有一種情況,一個人說謊,但講出來的話符合事實?」

奸詐的講師,甚至可以利用這種語氣特性來左右學生的反應:「大家想想看,難道一定要通過同性婚姻,才有機會實現性別平等的社會嗎?」就算學生認為答案是「對」,這種問法也會比其他狀況讓學生更難有自信如此回答。在這種情況下,大家討論的不再是「同性婚姻該合法化嗎?」這個題目,而是類似「同性婚姻一定要合法化嗎?」這個題目,這個題目讓支持者覺得自己背負更重的舉證責任。

由此也可以看出來,強與弱的語氣操作可以用來改變辯題,建立對特定立場不利的討論。使用強與弱的語氣操作來引導討論時,講師應該隨時注意這些操作對討論題目的影響。以前面「說謊」的討論為例,討論題目一般來說會是:

說謊就是說出不符合事實的話嗎?

這個問題是關於嚴格的概念定義,若我認為說謊就是說出不符合事實的話,我確實需要主張:

  1. 當一個人說謊,這個人說的話一定不符合事實。
  2. 不可能有這種情況:一個人說謊,但講出來的話符合事實。

基於概念定義問題的特殊性,前述問法其實並沒有改變討論題目。然而,在其它議題底下,不同的強與弱語氣,問出來的可能會是不同問題。例如:

  1. 「著眼於性別平等,同性婚姻應該合法化嗎?」
    這個問法適合討論常見意義下的同性婚姻問題。
  2. 「同性婚姻必須合法化,才能維持性別平等嗎?」
    比起上一個,這個問法可能更適合討論「婚姻對人的箝制」、「毀家廢婚」脈絡底下的同性婚姻問題。
  3. 「同性婚姻合法化,就可以達成性別平等嗎?」
    比起前述,這個問法更適合用來討論「存在有哪些同性婚姻無法舒緩的不平等?」、「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後,我們還有哪些事情該做?」

不同問法有不同效果,(B)和(C)問法在一些情況下可以用來引出進階思考和提問,在另外一些情況下,則可以用來刁難同性婚姻的支持者。這些差異值得認真的講師注意,也值得警覺的學生注意。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帶討論需要技巧:

  1. 帶領哲學討論的困難,以及《慢思妙答》這本書可以幫上忙的地方
  2. 「沒標準答案」要怎麼帶討論?
  3. 「你到底什麼意思?」──需要討論定義的三種情況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