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於部分媒體撰寫電影相關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由尼爾.舒斯特曼(Neal Shusterman)所撰寫的「殺戒三部曲」(Arc of a Scythe)小說,是一套具有高度娛樂性,同時也在討論議題上極為豐富的「反烏托邦」小說。

這個系列的故事設定,描述未來世界的科技水準已達高峰,所有人類都在一個被稱為「雷雲」的人工智慧照料下,過著安穩富足的生活,不僅擁有無限的壽命,更能隨心所欲地逆轉自己的身體至指定年齡,藉此長保青春。不過,由於地球資源畢竟有限,人類數量不能毫無止境地持續增長,因此則有一群被稱為「刈鐮」的人,得以不受「雷雲」管轄,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可以按照設定好的規則,定期定量地決定該摭取哪些人的性命。

在本系列的首作《殺戒1:刈鐮》(Scythe)中,舒斯特曼透過被資深刈鐮選為見習生的男女主角作為切入角度,藉由他們的經歷及訓練過程,讓讀者得以逐漸認識小說的世界觀設定,並透過刈鐮摭取他人性命的情節,帶出各種對於生命的看法,甚至是更為複雜幽微的道德觀點,讓人在極具娛樂性的情節中,依舊得以感受到故事中的獨特詩意。

到了《殺戒2:雷雲》(Thunderhead)時,故事情節除了延續上集與刈鐮組織相關的發展以外,同時更大幅拓展了全系列的世界觀,將核心情節轉至「雷雲」這個A.I.人工智慧上頭,除了使故事元素更加豐富以外,也為整體帶來了更多的未解之謎,因此使人對系列完結篇的《殺戒3:玄鐘》(The Toll)更為期待不已。

沒想到的是,《殺戒3:玄鐘》除了為讀者們帶來意想不到的情節以外,就連觸及的議題也比先前來得更為寬廣,其故事發展在同類小說中,幾乎可以用「大膽」二字形容,為前兩集主要仍集中在兩名主角身上的敘事角度,帶來天翻地覆的轉變,使《殺戒3:玄鐘》變成一部完全以群戲為主的小說,在眾多角色的遭遇間不斷來回穿梭,令人好奇這些人物最後會如何湊在一起,然後共同迎向結局。

這種完全捨棄了同類小說往往以主角作為敘事核心的手法,與《殺戒3:玄鐘》的多元主題可說搭配得十分得當。就算你原本極為喜愛兩名主角,也不會對他們在《殺戒3:玄鐘》中戲份明顯少上許多這件事感到不滿,反而只會對這部小說幾乎變成史詩格局的手法深感佩服,除了被那些令人目不暇給的情節給深深吸引之外,也讓人感受到舒斯特曼在經過前兩集的鋪陳後,於最終總算徹底揭露出的創作企圖心。

從科幻元素來看,《殺戒3:玄鐘》延續了《殺戒2:雷雲》的情節,繼續探討著A.I.的相關主題,並更為強調出雷雲幾乎等於神祇的特質,同時將討論範圍延伸至神性與人性的差異等內容。

至於就故事主題而言,本系列也從一開始的政治隱喻,逐漸藉由上述的科幻元素,將討論範圍拉到了宗教、神話,甚至是文化傳遞與歷史解讀等範疇,透過故事的發展巧妙指出,這些事情溯其根源,其實均出於人類本身。因此,無論我們看到的是良善與奉獻、瘋狂與自私,其反映出的全都是人性中的不同樣貌,進而使《殺戒3:玄鐘》不僅在故事結構與敘事角度上打破了公式化的情節,更讓讀者看到了比原先預期還多的東西,因此欣喜不已。

也因為這樣,「殺戒三部曲」的確是一部在各方面都可說是繼承了「反烏托邦」優秀特質的作品。正如同過去那些精采的同類著作一樣,藉由故事讓讀者思索各種與政治、環境、經濟、宗教、科學等事物有關的問題,既展現出作者對未來的憂思,也試圖詢問你對於人性的見解。

神與人、開端與終結、忠誠與背叛、自私與無私。這種種的一切,可能都未必差距的如此之遠。在「殺戒三部曲」中如此,在現實世界中,或許同樣如是。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飢餓遊戲》史諾總統養成記:強人,基本上都是懦弱的產物。
  2. 世界,和權力階級告訴我們的並不一樣:赫胥黎與反烏托邦書單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