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於部分媒體撰寫電影相關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Netflix的影集《鬼莊園》(The Haunting of Bly Manor),改編自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發表於1898年的經典小說《豪門幽魂》(The Turn of the Screw),並將故事的主要時間點更改為1980年代,成功為這部過去大多被譯為《碧盧冤孽》的經典恐怖小說,帶來了更貼近現代的哥德新貌。

豪門幽魂》的故事,描述一名年輕女教師受聘前往鄉間豪宅,擔任一對兄妹的家庭教師。雖然這對兄妹看似乖巧可愛,但有時卻行事詭異,言語間總有股超齡的古怪。沒多久後,女教師發現豪宅內有一對男女鬼魂,似乎對兩名孩子意圖不軌。只是,大宅裡的其他人卻都看不見那兩個鬼魂,再加上小兄妹似乎已在不知不覺間遭到它們控制,使她因此陷入了孤立無援的困境⋯⋯

豪門幽魂》歷久不衰的一個原因,在於小說的許多地方均欠缺明確解釋,就連結局也來得措手不及,因此使這部作品具有極大的討論空間。有人認為本書就與女教師的自述內容相同,是一則鬼魂作祟的恐怖故事,但也有不少論者認為故事中根本沒有鬼魂,一切僅是女教師心理問題導致的悲劇。

有趣的是,就連許多細節部分,《豪門幽魂》也處理得像是刻意另有所指。例如女教師與小兄妹中的哥哥,其關係便顯得頗為曖昧。雖然從女教師的敘事觀點來看,他們的對話有許多時刻都是針對與鬼魂有關的秘密,在暗地裡不斷你來我往,但微妙的地方在於,那些對白其實有許多時候都更像是在相互調情,使這本小說因此於諸多地方均提供了巨大的想像空間,令讀者逐漸失去方向,隨著重看的次數越多,便越會聯想到各種不同解讀觀點。

有趣的是,雖然《豪門幽魂》是一部哥德風的經典之作,但《鬼莊園》在前半段中,卻又少了一點那麼古典的感覺,就這點而言,則似乎與女主角的設定有著密切關係。

大多數類似《豪門幽魂》的哥德作品裡,女主角總是如白紙般單純,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一頭闖進黑暗的祕密中,陷入孤立無援的困境。不僅他人未必會相信她的發現及恐懼,甚至就連她自己也時常自我質疑,使一切的虛實真假因此難以確認,叫讀者弄不清究竟是否真有陰謀,又或者僅是庸人自擾。

但在《鬼莊園》裡,女主角打從登場之際,便像是逃難一般,懷抱著自身的秘密,就這麼奔進另一個祕密之中。如果用故事表面上的情節來看,也就是帶著自己心中的鬼,誤入了另一個鬧鬼的地方,使她既得從內在尋得自我救贖,也得想辦法於外在的險惡環境下,努力逃出生天。

就劇情來看,《鬼莊園》將故事交代得十分清楚,除了緊緊抓住《豪門幽魂》一部分的情節暗示加以延伸,也融入了亨利.詹姆斯其它短篇的部分情節,使這部影集可以被視為製作團隊對《豪門幽魂》的一種解讀觀點,甚至就連一些具有懸疑氣氛的嚇人橋段,其實也相當忠於原著,讓喜愛《豪門幽魂》的讀者在觀看本劇時,總會不斷有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但《鬼莊園》那種在主角安排上沒那麼典型,導致古典氣息較弱的感覺,卻在與原著截然不同的後半段發展中,建立起屬於這部影集自己的哥德氛圍,甚至透過最後一集的精采表現,從哥德元素中擷取出更符合我們這個時代的部分,以具有多重面相的安排,帶來令人驚嘆不已的表現。

從角色關係來看,《鬼莊園》是一則觸及了性別議題的故事。女主角打從一開始所身懷的恐懼,與她過往的婚約有關,透過一樁不幸的意外,暗喻了她身負傳統觀點對女性抱持的既有期待,以及她試圖掙脫時所意外招致的罪惡感。

在《鬼莊園》後面的發展中,劇情透過接連不斷的細節及同性戀元素,繼續延伸並拓展這個主題,並在角色越來越陰鬱的情況下,就此導入了情感上的哥德特質,呈現出一種抑鬱無比的浪漫氣息。
從這個觀點來看,劇中對於鬼魂會隨著時間流逝,導致逐漸忘卻過往的設定,則與女主角的心理狀況可說息息相關。無論是她或鬼魂,其實都在苦痛及意識不清下,逐漸失去了自我,就這麼慢慢遺失了自己原本的模樣,僅能欲訴無言地隱藏著所有情緒,使自己深陷於憂鬱之中。

這種彷彿濃霧般揮之不去的抑鬱氛圍,就這麼變成了《鬼莊園》的哥德氣息來源,既描述出我們在傳統觀點及自我追尋間掙扎的苦痛,也透過如同心理疾病的表現,帶來了相當程度的情緒渲染力。
古典大宅的環境,一向是哥德作品中不可或缺的故事背景。但對某些人來說,不管是家庭、學校、公司,甚至是整個社會,都有可能是我們身處的時代中,一種如同哥德大宅般的存在。

而這,正是《鬼莊園》從哥德元素中擷取而成的時代新解。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我問起前一天下午在走廊見到的女子,恩尼絲卻說她沒有看到任何人
  2. 嬰靈不是民俗信仰,紅衣小女孩不算都市傳說!?——專訪《特搜!臺灣都市傳說》作者謝宜安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