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台灣大部分大學並不是你修完該修的學分就可以畢業,若你想提前畢業而不是「準時」畢業,得要滿足額外條件,例如「系排名前20%」,我覺得這很不合理:

  1. 為什麼排名前段或達成額外條件的人才能提前畢業?我以為「提前修完學分」這本身就已經顯示學生比其他人厲害或用功了。有些學校主張說,「提前畢業」是給「特別優秀且有自己人生規劃」的學生使用,就算以純粹的修業和分數觀點來看,排名高當然算是優秀,但用較短時間修完學分不算優秀嗎?
  2. 如果三年修完學分的學生不能馬上畢業,那為什麼四年才修完學分的人可以馬上畢業?如果前者都沒有厲害到能馬上畢業,那後者不該再多念個半年一年嗎?
  3. 若提前修完學分的學生不能馬上畢業,還得要留在學校多待半年一年,那他們這段時間要幹嘛?我是說,除了繳學費之外,學校能說明這段時間他們留得很值得嗎?
  4. 在我看來學校該討論的不是為什麼修完學分的人可以「提前畢業」,而是為什麼學校可以扣著修完學分的人要他們「延後畢業」。有些人認為,必須要讓大部分學生都留在學校四年,才能維持畢業生的品質,然而:

  5. 如果花三年修完學分的學生都還缺乏畢業生應有的品質,為什麼當這個學生多繳兩學期學費之後,這些品質就會忽然長出來?

到底是我沒搞懂畢業資格的意義,還是說這些問題的根源,其實是學校跟學生利益不一致呢?

系所之間不該有畢業速度比賽

一種論點是說,若規定只要「依照及格標準拿到足夠學分」就可以申請提前畢業,這對那些給分比較嚴格的系所不公平,因為它們的學生比較不容易及格,因此比較不容易提前畢業。

坦白說我不太能理解這個說法,因為它提到的現象不只適用於提前畢業,也適用於一般的畢業:如果一個系所給分比較嚴格,那他們的學生不只不容易提前畢業,也不容易「準時」畢業。在這種情況下,你認為前者是一種不公平,需要增加提前畢業的門檻來補正(例如規定只有系排名前20%的學生才能申請提前畢業),但並不認為後者是問題,也不需要增加畢業的門檻來補正(例如規定只有系排名前20%的學生才能申請畢業),顯然你在意的並不是公不公平,你有可能只是不喜歡學生提前畢業。

此外,我也覺得這種說法相當對不起自己的專業,對系所來說,「我們學生容易提前畢業」應該不是好事也不是壞事,因為各系所需要的養成時間本來就不一樣。不同系所對畢業生的技能包有不同規劃,或許有些系所三年畢業很合理,有些系所讀五年或七年才合理。

現在大家在刻板印象上都認為大學讀「四年」是正常的,但這當然不代表四年是什麼神奇的時間長度,能支援所有專業的基本養成。對於平均資質的學生得花幾年才學得成一整套專業,有心教學的系所應該都心裡有數,就算其他系有更多學生比較早畢業,也不該覺得不公平。

反過來說,若學校和系所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一定也可以說明為什麼自己的學生往往是三年畢業,或者往往是五年畢業。在這方面跟其他系所斤斤計較,看起來很像是自己對教育實作自信不足,所以去參加「修業年限比賽」來轉移注意力,像研究生明明要寫論文,卻花了一整天把廁所刷得金光閃閃瑞氣千條。

不處理爽課,處理想提前畢業的人

另一種說法是,規定成績優異、排名前段者才能提前畢業,是為了避免學生為了提前畢業而只求及格,或者多修爽課:那些大致都會給過但學不到什麼東西的課程。

我可以理解這個方案的效果:若學生橫豎得待四年,他可能就不會急著多拿學分,會花更多心力在單門課程上,這不會完全阻止他「只求及格」和「修爽課」,但可望降低學生做這些事情的動機。然而:

  1. 如果及格有其意義,那學生要不要追求比及格更高的分數,應該是學生自己的選擇。學校可以用獎學金或雞排鼓勵有更高分數的學生,但不該懲罰那些單純只是及格的人,因為「只是及格」並不是錯事。如果學校覺得60分真的很爛,不該鼓勵,那學校應該把及格門檻調高到70或80分,而不是減少及格者的權益。
  2. 反過來說,就算規定成績優異、排名前段者才能提前畢業,也會增加學生選擇爽課的動機,理由應該很明顯。
  3. 爽課的問題就是爽課的存在本身,學校一方面允許爽課開設,一方面為了避免學生修爽課,阻止學生提前畢業,這是把自己品質控管不佳造成的損害轉嫁到學生身上,而且不管學生有沒有修爽課,都會受到波及。有印象前面有人提到「畢業生應有的品質」嗎?認為畢業生品質很重要的人應該把矛頭針對爽課,因為爽課讓學分的意義下降。

針對畢業門檻的討論從來沒少過,我的母校中正大學學生抗議資訊能力測驗政大何萬順老師對英文能力門檻的批評倡議了好幾年,最後政大被迫在2018廢除此門檻。在這些議題裡,倡議者時常被指責是想要偷懶、輕鬆畢業,就像是當過兵的人覺得年輕人怎麼可以不當兵、不體驗那些「不合理的訓練是磨練」。

然而大學不見得知道對於學生來說什麼是重要的,而且在少子化的當下,大學和學生的利益不見得一致,這些都讓我們有理由好好想想:當大學主張學生除了修完學分,還要多做其他事情才能畢業,這究竟是為了學生,還是為了學校?

※感謝蔡如雅、James Hsu和鄭丁嘉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感謝楊承旻提醒我要回應「爽課」相關論點。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大學時代的讀書方法不管用了,為什麼?
  2. 為什麼我們該擔心大學成為職業訓練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