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篇作品有我無法吐槽的一環。
Photo Credit: unsplash

可是這篇作品有我無法吐槽的一環──陳浩基談《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

文/陳浩基

要介紹《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那天,他失去了心》這作品,得從兩年前的第十八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談起。那一屆有五部短篇作品入圍,風格各異其趣,有充滿南洋風情的日常推理,有以文革作背景的本格謎團,有利用徵文獎本身打破第四面牆的後設故事,還有借用白色恐怖和歷史元素的科幻作品。然而在以上這些一本正經的參賽作當中,卻有一部走輕小說風格、角色犯蠢耍白爛、屁話和吐槽多得教讀者啼笑皆非的異色作品,更出人意表的是這篇貌似諧謔不認真的短篇,最終擄獲評審的心,奪得該屆首獎。這短篇篇名為〈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作者筆名叫會拍動——我記得第一次看到篇名和筆名時,心裡已吐槽了好幾遍;而假如我在閱讀該篇期間每吐槽一次便要存十塊錢,我想讀畢全篇時存款已足夠買一台PS5了。

可是這篇作品有我無法吐槽的一環。無論對白如何誇張、角色如何滑稽秀逗,這故事的邏輯結構、伏線收放都貨真價實,教人眼前一亮,顯出作者在謎團設計上毫不馬虎,表面上玩世不恭,骨子裡卻賣力認真。

這感覺在我讀完這部長篇續作《那天,他失去了心》就更深刻了。

談及這方面之前,我先簡略介紹一下劇情,尤其對不熟悉當下流行輕小說的讀者來說,可能對角色和世界觀設定——或者可稱為「套路」——感到陌生。《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系列是「異世界轉生」類作品,在日本流行的動漫畫及輕小說題材中,「異世界轉生」是熱門到近乎氾濫的題材,故事開端基本上都是主角遇上致命意外,再睜眼時發現身處類似歐洲中世紀時代的奇幻世界,於是主角便化身劍客或騎士或貴族或國王或魔王在新世界闖蕩冒險,又或是成為巫師廚師藥劑師體能訓練師之類過新生活,更誇張的設定會讓主角轉生成其他物種,諸如貓咪、蜘蛛、黏液怪物、魔劍、自動販賣機、溫泉……而《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的主角夏駱可在轉生後沒有成為英雄勇者或魔法師,卻意外察覺自身擁有天賦的推理技能,成為這個異世界中獨一無二的偵探,以邏輯作為武器,為村民解決事件。

在同名的得獎短篇中,第一人稱的主角夏駱可敘述了他轉生的經過,以及為了洗脫嫌疑,不得不插手調查大魔法師馬庫斯命案之謎;而本作的主角則換成仲介所的年輕所長萊昂,以委託人的角度,描寫已經成立偵探事務所的夏駱可如何偵查四年前萊昂父親心臟被挖、慘死於密室的離奇案件。兩作角色雖有關連,但《那天,他失去了心》可獨立閱讀,假如讀者讀過前作自然會對一些細節會心一笑,相反沒讀過亦無礙於理解本故事的來龍去脈。

作為一部「異世界轉生」的輕小說,本作具備良好特質,情節爽快、文字易讀,流行文化哏(和非流行文化哏)比比皆是,隨便每一句對白、每一段描寫都顯出作者有意引人發噱(當然人人笑點不同,成功與否則見仁見智),是可以放鬆心情,愉快閱讀的故事。不過,在角色們胡扯調侃之中,作者充分展現出他對推理的熱情,以及建構與拆解謎團的技巧,伏筆安排、佈局鋪陳上考慮得清晰透澈,和一些加入推理元素的輕小說不同,本作的主菜終究是凶案和推理,作者尤其在公平性上好好著墨。

因為故事發生在魔法存在的異世界,同類的輕小說往往可以不考慮公平性,在結末來個「機器降神」,隨意自圓其說即可,反正在那些作品中,「推理」只是用來服務「輕小說」,讀者想看的是有趣好玩的幽默情節,「公平嚴謹」並不重要;相反地,本作作者沒有利用異世界的設定來偷懶,構成謎團真相的所有條件均在解謎前一一羅列,乍看是用來「玩哏」的內容,很可能是推演調查過程的關鍵線索。

短篇版的〈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就像引子,長篇續作的《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則拓展了這個故事的世界觀,豐富了人物個性,製造出更多未來的可能性。更值得留意的是,縱然本作輕小說特質濃厚,案件折射出來的理念、社會的矛盾與衝突卻言之有物,在以娛樂掛帥的輕小說中可說是異類——輕小說未必是某些讀者愛的那杯茶,但假如您是這些讀者之一,說不定也能從字裡行間找到樂趣。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

  1. 從一百八十年前說起──2021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暨徵文獎頒獎典禮
  2. 推理是離不開生活的——專訪〈冰涼的殺意〉作者青奈
  3. 九龍城寨的難以歸屬、自成一格,正是其魅力所在——專訪〈冰室〉作者馬丹尼
  4. 就像看了部餘味很好的絕讚爽片——專訪〈救風塵〉作者鍾岳
  5. 現實裡我總是各種花式被騙——專訪〈FOODCAT:您的餐點已在路上〉作者光卿
  6. 活用案件最快的方式果然是寫成小說或劇本——專訪〈不要相信保羅的話〉作者唐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