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米果 我討厭吃軟爛的米糕,尤其淋了紅色甜辣醬的米糕,對我來說,那是忤逆了體內的「台南米糕魂」。 米糕必須保留糯米的Q彈口感,水分一旦過多,米糕就失去魂魄,毫無筋骨可言,即使是糯米做成的麻糬,雖軟嫩,但也有一定的Q度,這是糯米的風骨吧,必須給予尊重。 完整文章
文╱米果 我家餐桌很早就出現「蛋包飯」這道料理,在那個「蔣總統萬萬歲」的年代,光是殺日本鬼子的題材就可以拍好幾部愛國電影的年頭,類似「蛋包飯」這款日式料理出現在餐桌上,其實很刺激。 「哇,是日本料理耶!」雖然不太確定,但第一次看到蛋包飯,以當時的小孩視野,必然有類似的讚嘆。 完整文章
書友來聊天,問我,以我的飲食形態和生活方式,飲食文學我不看吧?非也,任何文學類型我都看,只要是文學。文學作品經過提煉,除了食物味道,還有人情滋味,這是很迷人的文類。雖然其中有好與壞、喜歡和不喜歡之別。 比較有意見的,是網路常見的美食分享文。如果是照片集錦,加上「好好吃喔」的簡單旁白,讚按不下去。若食物是滾滾油塵、滿滿調味料,難免一陣噁心反胃,像看到某些政客照片一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