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趙思樂 小姐們崇拜葉海燕,有一天提出帶她去她們工作的高檔KTV裡玩。這次機會讓葉海燕第一次發現,小姐的真實工作比她想像的要殘酷許多。那個晚上天很冷,小姐們穿著清涼,坐在四面透風的KTV大堂裡裹著外套,裸露的胸脯凍得通紅,一來客人就要把外套脫掉站起來,任人挑選。 KTV 完整文章
文/歐逸文;譯/潘勛 在一個國家的生命裡,總有些時刻,人們會停下來端詳一下自己,琢磨自己是否迷失道路。以中國為例,這類情形的其中之一,在二◯一一年十月十三日降臨,地點是在這個國家最南陲的佛山市。佛山是個市集城鎮,許多巨大的露天商業中心以此為基地,一個挨著另一個,如鋼鐵世界、花卉世界、童裝城;而童裝城每年銷售的衣服,足以讓全美兒童換裝兩次。 完整文章
文/末可 半年多來因為肺炎疫情全球肆虐,將台灣/中國的糾纏角力再次推上世界舞台。這樣的時刻,徐禎苓出版了個人的第二部散文集《時間不感症者》,內容所記是她在2014年博士班期間前往復旦大學交換時,踩著近現代作家們的腳步,走他們走所走過路,見他們所見過城鄉,所踏查的上海、山西、北京、雲南等地,將研究與生活進行疊合的紀錄。 完整文章
文字/詹姆斯.格里菲斯;譯/游擊文化;筆訪/愛麗絲 防火長城是該國碩大無朋的審查機制,也是宣傳管道,本書談的正是它的歷史與發展,同時也將論及它的觸手是怎麼伸出中國,影響廣大的網際網路,還有,多少國家非但沒有抵制,還積極為其國內的網際網路引進這套控制到滴水不漏的模型。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格里菲斯;譯/李屹 史密斯面前排排坐著四家公司,其中Google受美國媒體抨擊最厲,誰教它名氣大,公司「不作惡」的口號又廣為人知,經常被拿來消遣。然而四家公司當中,Google 在中國營運的時間最短,良心也最清白。 人們指控 Google 跟防火長城的建造者沆瀣一氣,但防火長城是思科協助建造的。Yahoo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格里菲斯;譯/李屹 中國的晚上八點,突襲開始。照片和迷因已備妥,愛國志士著手張貼。 「我們是中國人!我們拒絕新疆獨立,絕不罷休!」一條訊息寫道。 「新疆自古就是中國的領土。」這是另一條。 酸民來襲時,阿斯蘭.伊達雅茲(Arslan 完整文章
文/寇延丁 「 我前所未有地貪生怕死。」我儘量說得輕鬆,但能看出天哥還是被觸到了。 孩子們和水哥們正在教室裡做收尾的工作,我把天哥叫出來,去近旁山坡走走,請他幫我找一個能夠安靜寫字的地方:「我前所未有地貪生怕死。必須立即找到一個安全、安靜的地方,把這個故事寫出來。」 ◆ 我幾乎一夜無眠,但表現出來的不是疲憊而是亢奮,每當我被發動的時候總是這樣。 完整文章
有的人防疫時節不能趴趴走覺得很悶,有的人本來就宅只覺得剛好,但無論能不能習慣,事實都是:當疫病過去,人類的世界都會變得不大一樣,而這件事,在歷史上已經發生了很多次。 讀過去的歷史可以審度現今情勢、預測未來發展,而讀當下的紀錄則可以更全面更細微地了解巨大事件的各個面向──像武漢肺炎這種全球性大流行的東西,受到影響的生活層面有內有外有大有小,絕對比我們想像的更複雜,也更動人。 完整文章
文/盧建彰 當身邊朋友都在追劇《愛的迫降》時,我在讀《我想活下去》,這難免讓我覺得自己脫離了現實。 我一下子也不太能讓自己有合適的方式排解這個異樣感,因為書中的描述,多少脫離了我習慣的現實,閱讀的過程裡,我有許多適應不良。 沙丁魚頭肥皂 你有用過沙丁魚頭做的肥皂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