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幫會形成大約有幾種原因。一個是一群人想幹些權力階級不想讓大家幹的事──不一定是「壞事」,像「反清復明」這種會讓你一看就覺得好棒棒的事也算──而做這些事可能需要更多人需要更多錢等等,這群人於是會開始分工、形成某種制度去做這些事。 完整文章
文/蔡蕙頻 台灣人的國籍,在世界各國的外國人登錄制度中應該如何登記,一直都是引起討論的大問題。近年來還有日本、英國等國民眾發起要將「台灣」的「國籍」還給台灣人的活動,台灣人也自主發起二○二○東京奧運台灣正名運動,要求以台灣隊的名字出征東京奧運。 台灣就是台灣 完整文章
這次肺炎,世界衛生組織(WHO)建議的病毒名字是「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不過媒體還是大多稱呼「武漢肺炎」、「武漢病毒」、「武漢新型冠狀病毒」。中國對此自然不滿意,中國傳播學者周逵發表文章指出,這些命名恐怕「不利於武漢乃至中國疫後長遠的國際形象和品牌建設」。 完整文章
最近中國武漢爆發疫情,加上網路資訊快速洗板,我們好像又陷入多年前那場大瘟疫與大恐慌之中。本蛇回想SARS蔓延那年,恰巧自己那一屆的畢業典禮。同學們穿著畢業袍從禮堂移師到室外開放空間,戴著口罩拍下畢業照。那當真也算我們這個太平盛世小確幸時代裡,見證災難正在進行的一幕。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對於『公共知識分子』這詞,我也覺得很困惑。」伊恩.布魯瑪笑著說。 擁有藝術學位、當過劇場演員、寫藝術評論(包括劇場、電影、各類書籍及各種音樂)也寫政治觀察、擔任知名雜誌編輯、出版多本著作、精通六國語言⋯⋯布魯瑪具有許多不同專長、不同身分,因為大學時選讀中國文學,他甚至能讀、能講中文。 完整文章
文/保羅.索魯;譯/余佑蘭 過去,我常常對那些在書店面對汗牛充棟的旅遊書而不知所措地問「為何會有這些書?」的人表示同情。直到最近我才感覺到,這是個耐人尋味的問題。旅遊書對我而言似乎總有點不登大雅之堂。為何介紹這個國家?理由何在?重點是什麼?這類旅遊通常乏善可陳,它不過是作者尋找寫作題材的藉口罷了──我總認為,這類旅遊的動機相當可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