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專業都需要訓練,普及也是一門專業,「專家」不會自動成為「普及的專家」。 我大概是少數在台灣純粹靠哲學普及過活的人,意思是說,光靠哲學普及課程和寫作的收入,就能讓我維持穩定生活。大部分的圈內人知道這件事情都滿驚訝的,我想十年前的我如果知道這件事情,也會很驚訝。以下我介紹自身哲學訓練和普及工作的歷程,並分析從事知識傳播工作需要哪些能力。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那時我到書店裡去『抓週』,」任明信說,「打算看自己抓到什麼,以後就做什麼。」 那年任明信大三,唸的是經濟學,狂熱地參加羽球比賽;他思考過唸商業科系的出路,認為自己對商管工作沒有足夠的熱情,他考慮過成為專職的羽球教練,但也覺得這個令自己全心投入的運動項目不會成為終身志業。 任明信本來就喜歡閱讀,於是決定乾脆走一趟書店。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想要批評媒體上那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朱家安說,「學哲學是個不錯的選擇。」 還在念大學哲學系的時候,朱家安發現不同大學的哲學系所會教授不同哲學系統,但高中生並不知道這件事,選填志願時,每個哲學系所看起來都一樣是「哲學系」。朱家安開始在網路上介紹自己就讀的中正大學哲學系,希望為高中生提供一些參考,並且在「完整文章
看到新聞,中正大學學生倡議廢除資訊能力測驗,覺得很高興,因為資訊能力測驗是我生命中的一塊陰影。 我現在還記得,當時 Power Point 的操作測驗帶給我很大壓力,這並不是因為它很難,而是因為題目指定的素材和完成品都非常醜。在練習題庫和現場考試的過程中,我腦子裡動不動就浮現類似這樣的對話: 面試官:為什麼你想來我們這裡當設計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