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一二十年前的剪報,從好幾個牛皮紙袋裡,倒出泛黃剪報,忽然看到一則報導有我高中同學的名字。我幾乎忘了這事,那是一樁軍火弊案,死了一位高級軍官,新聞沸沸揚揚,檢方層層追查,媒體不時就會報導某某人遭鎖定、被調查的訊息。我同學張某的名字就在這時出現。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Lianqing Li 文言文那麼難,距離現代生活那麼遠,除非你的工作是在殯儀館念祭文,否則有誰在離開學校之後還碰得到文言、用得到文言呢?這種對現代生活毫無意義的死語言,還有必要在國民教育課程裡,浪費寶貴的學分時數去教、去學嗎? 答案是毫無疑問的:有必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