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最初拿到這份書稿時,書名叫《桶川跟蹤狂殺人事件》,譯自日本記者清水潔的《桶川ストーカー殺人事件─遺言》,內容有關一樁發生在1999年10月26日的謀殺案,日本警方調查時用的名稱是「JR桶川站西口女大學生路上殺人事件」(JR桶川駅西口女子大生路上殺人事件),簡稱「桶川事件」。 完整文章
文/阿德勒;譯/吳書榆 夢境在表達其目的時,既不合邏輯,也不真實。夢境的存在,是為了引發某種感受、心情或情緒。想完全揭開夢境的隱晦面紗,並無可能。不過(在這一點上),夢境和清醒時的人生、行動只有程度之差,而非分屬不同類別。一個人的內心會如何回答人生的問題,和他的人生計畫(scheme of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仔細留意新聞報導,你可能會有種感覺:最近恐怖的凶殺案件很多。 媒體或許會同時告訴你其他新聞:例如我們剛度過歷史上最熱的五月,例如凶嫌會從媒體新聞裡模倣做案手法。看完新聞,我們覺得台灣實在太恐怖了,應該亂世用重典。 五月很熱是事實,凶嫌會被媒體影響,也是事實。但台灣的犯罪率其實連年下降,包括今年在內。 媒體可能只是把事實擺在一起,沒有直接告訴我們那樣的結論。 完整文章
※本文原名〈從思考到科學的思考〉,為《「科學的思考」九堂課》推薦序 不管在什麼地方,當你問「這個社會的人是否不太思考?」身邊的人八成會同意。然而,同意這個說法,並不代表他了解思考是什麼,以及思考為何重要。 完整文章
這年頭,「名嘴」縱使不是髒字,也甚少光彩,說者嘴角微微揚起,總是如此藏不住內心的訕笑。這種心理狀態是複雜的,但其中比較明確的指涉至少是:「哈,他真的什麼都能講!」 其實,只要獲悉足夠的訊息,知情者什麼都能講並不是問題,但若什麼都想評論,則難免有曝露自己無知的極大危險。 完整文章
資訊的時代,偏見追逐偏見、仇恨堆疊仇恨,比起以往任何時候,此刻我們彷彿更有必要提醒自己,評論寫作的一般性原則。 01. 無論褒、貶,好的評論不會僅僅流於個人的情緒宣洩,或好惡表述。 02. 好的評論就事論事,絕不作人身攻擊,也不作無謂的牽連,傷及無辜。 03. 最惡劣的評論寫作,是以偏狹的心胸挾怨報復,懷著恨意寫作。 04. 完整文章
兩個孩子每天都會從學校帶回來許多小故事,偶爾是同學之間的紛爭,有時候是老師說的一些話。其中會讓他們開心的說個不停則是不在校園日常生活軌道上的活動,像是校外教學。雖然如此,孩子們都知道日覆一日的生活才是多數的生活樣態。 完整文章
每次哲學演講,只要有討論到社會議題,QA時間就會被問「跟不同立場的人如何有效溝通?」這兩天當然也被問了。 在現場,我還是依照理想上的說法,建議大家把階段性目標設為「讓自己理解對方背後的顧慮和理由」而非「說服對方」。我相信這樣不但有助於討論氣氛,也有助於溝通效果。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post-truth(後真相),形容詞 意指比起以客觀事實來形塑意見,公眾更傾向於訴諸情緒或個人信仰的情況。 對歐美政治新聞稍有敏感度的人,可能會注意到「post-truth」這個字彙今年出現的比例特別高。事實上,根據牛津辭典(Oxfor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