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佐藤將之;譯/林信帆 前面曾介紹過,亞馬遜的文件基本上是以一頁或六頁報告的形式製作,而新企畫案構想則是用新聞稿的形式撰寫。 也因為這樣,亞馬遜會議的氣氛,和其他公司不太一樣。 會議一開始,出席者會全部沉默不語。 假設今天要開會,本次負責製作文件的人會提早到會議室,將文件發到各個座位,之後出席者會在開始時間前陸續進來會議室,然後開始閱讀文件。 完整文章
文/都築響一;譯/黃鴻硯 我發自內心認為,催生無聊雜誌的正是「編輯會議」。不管在哪家出版社,開會(有時也會讓業務部參加,視情況而定)決定企畫都是常態吧。比方說,每個禮拜一在中午前開會,每人提出五個提案,所有人一起討論。 完整文章
隨著上個世紀末「美好的發行時代」的終結,台灣出版市場進入了強力行銷的時代。每本書要上市,一定「都得帶著行銷定位、宣傳策略、通路提案,搭配著社群活動一起出場」,過去那種出了書就是送到書店,讀者自己會去過濾、篩選,好書會自動販賣的時代,已經消逝無蹤。 完整文章
我經常碰到業界的行銷企畫,做書都是套公式,問他某本書要怎樣做行銷,他就把所有能做的事情一項一項列出來,媒體、社群、通路、贈品、包裝、活動、抽獎、折扣、獨家、簽名、預購、推薦、腰帶、海報、轉載、專訪、徵文、講座、書友會——全部都做。 全部都做就等於全部都做不好,等因奉此毫無力量可言。 完整文章
圖書出版是個緩慢的行業。你看上了一個作者,或者心中有個題目開始要企畫,或者發現一本外文書值得引進……接下來你簽約,跟作、譯者安排進度,拿到稿子,編排、付印、上市,等待讀者的審判;這一連串從起心動念,到最後由讀者決定成敗的過程,動輒累月,甚至經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