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子瑜 書,藏著世界的故事,從早期的神話傳說,到後現代的科幻小說。它,本身即是解開世界內在的一把鎖。自幼人類就擁有與生俱來的想像力,藉由閱讀經驗的展開,指引著人格正值形塑期的青少年在即使沒有玩伴的房間裡,開始對人間有更深理解,從文字中換另一種角色生活,聽見不同的聲音,看見一個全新的世界。 兩種截然不同的少男少女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日本短歌大師伊藤左千夫以自身經歷發表第一篇小說〈野菊之墓〉後,因質樸無華的筆觸,將兩名初嘗戀愛滋味的小大人的情緒、互動寫得生動別致,引起廣大讀者的熱烈迴響。於是相繼在《杜鵑》、《阿羅羅木》等文藝雜誌上發表了數短篇小說。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oshihiro Gamo 文/群星文化編輯 戴偉傑 這是一個悲傷的純愛故事。 日本短歌大師伊藤左千夫觀照自己個人的經驗,寫就了小說《野菊之墓》,經典的橋段如身分與年紀差異,不見容當時社會等;初嘗愛滋味時的興奮、快樂、不安、痛苦,全在作家質樸無華的筆觸下,更顯純粹。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