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作家生活波瀾萬丈,向北到極圈淘金向南到大海探險,當躲警察的賊也當幫警察的賊,自修考上大學又因沒錢退學,明明只活了四十歲但人生歷練比八十歲還豐富;有的作家調查範圍會接觸到真實的犯罪領域,調查幫派犯罪會遇上黑道調查白領犯罪會被人跟監,明明在寫書卻感覺很像在當特務。 完整文章
文/朱宥勳 我第一次有了成為「作家」的實感,並不是在出書之後。事實上,出書本身帶給我的感受,一直都有種模模糊糊的虛幻感,感覺不到自己在那之前、之後有何不同。過了好一陣子,我參加一場網路書店辦的活動,和某位年輕的出版人聊了起來。說到一個段落,他問:「我最近要出一本很有趣的小說,想請你掛名推薦,你願意嗎?」 掛名推薦?我腦袋立刻浮現了買過的那些書。書的封面上,總是會有一排名家、名人的推薦。 完整文章
朱宥勳《作家生存攻略》介紹作家如何存活,書裡開宗明義只談庸俗的事。不講文學的深度和技術,而是講投稿、參賽、出版和演講,因為就是這些事情,讓有深度和技術的文學人能在當前世界活下來,繼續創作好作品。這個切點有意義,照朱宥勳的看法,它能把文學人從浪漫拉回現實,在我看來,它也讓這本書除了適用於文學人,能進一步適用於其他靠文字創作過活的人,真正廣義上的「作家」。 台灣能有「大眾哲學圈」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