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傑伊.海因里希斯;譯/李祐寧 是的,我們永遠都不可能叫一隻貓過來,只有當他想過來的時候才會過來。 愛狗人士往往會強調這點,他們認為貓都是以自我為中心,而且自負,這種看待貓的態度都錯了。身為理性的生物,貓咪需要一個理由才會走過去。當有個明顯的甜頭可嘗的時候,他們才會過去。 完整文章
文/傑伊.海因里希斯;譯/李祐寧 永遠先考量貓咪的利益 無論是貓咪或人類,都比較喜歡聽他們認為名聲好的人說的話。我們很確定你是非常好的人,但做個好人並不夠,你必須讓陌生人和憤怒的貓認為你是大好人,這就需要一些說服力。 好消息是,一旦當你的聽眾喜歡你、信任你時,他們不只會聽你講話,還往往會做出你想要他們做的事,即便有的時候你的聽眾只是一隻貓。 完整文章
文/傑伊.海因里希斯;譯/李祐寧 等待和說理有什麼關係?關係可大了。在爭吵中,我們常常就像傻呼呼的小狗,追著論點團團轉。我們想要絆倒對手、我們互相咆哮、互發脾氣。我們在沒有確認任何根據下緊咬著對方的一字一句。我們互相攻擊,卻忘了爭吵的目的,看起來就跟傻子一樣。 相反地,在說理的時候,我們更應該仿效真正的狩獵者,像貓一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1989年,這世界多了一個工程師。 這個工程師沒有做出劃時代的新產品,但也沒有造成毀滅性的大浩劫;他的思路完全是個工科阿宅,體能很差,穿著規矩,一直沒有什麼異性緣──總而言之,你想像中所有屬於「工程師」的刻板印象,都能在這個工程師身上發現。他會和同事講只有阿宅才懂的笑話,他會被老闆交付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會身陷會計數字的地獄當中,他還會被他自己養的狗奴役。 他叫「呆伯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