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說家朱嘉漢 儘管「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後,很難再有好作品」一說,已經是被多次證偽的魔咒,然而我們不免好奇,在二○一七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的石黑一雄,首度出手的長篇《克拉拉與太陽》是否功力仍在? 我猜想,作為石黑一雄的讀者,關於這點實在毋須多慮。 完整文章
《群山淡景》以來自日本的英國寡婦為敘述主體;獲得布克小說獎的《長日將盡》,以英國貴則官邸管家為主角;《別讓我走》是藉複製人主題對人性、倫理的深刻探問;《被埋葬的記憶》則在迷霧旅程中追尋回憶。 石黑一雄用文字,在奇幻、科幻、歐亞歷史背景中穿梭自如,但在他筆下,書寫的始終是最深刻的人性共鳴。2017年,石黑一雄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當時他手邊正在寫作的是新作《克拉拉與太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