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宣澍 如果讀者看到小說中,關於祖母的生命智慧、無懼愛人與無礙護孫,這絕對不再是小說效果,而是愛的真諦。 ◎陳宣澍(以下簡稱陳) 女總統出場的意義 陳:為什麼會在一部描寫底層老女人的小說中,加入女總統這個元素?光鮮的女總統之於這群阿姨是否有新的意涵?而總統或她的鈕扣,對於祖母和酒窩阿姨的意義又是什麼?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再也沒有辦法了〉 再也記不起了,關於那些 有著低沉回音迴盪的夢境 以為每一個人都能勇敢的去愛 但再也沒有辦法了 像是過熱的喧囂突而歸於平靜 你說你再也沒有勇氣了 我們像遠方的雲一般飄散 我也沒有了,也沒有勇氣了 我總不忍向你提起 總有人在密室敲鐘 與隔牆的人談論天氣 聽到雷聲便假借神的名義 他們知道已經沒有辦法了 沒有神會出現將他們的影子一片片地剝下 他們無所畏懼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ㄧ、人類並沒有固定的形狀,我們是被教育成這樣的。 在這個社會裡,我們都會有一個固定的形狀讓他人迅速地了解自己,於是我們有了「標準答案」這種事物。人類在各種領域開始試圖固定作業流程,處理任何事物開始有固定的順序,也開始擅長替我們所見到的任何事物分類,例如男生應該喜歡什麼、女生應該喜歡什麼、年輕的人應該怎樣、老邁的人應該如何等等。所以我們對任何事物開始擁有刻板印象。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甚麼時候十一月已經過了 甚麼時候的事,當愛 穿過信仰的圍牆 告訴我們林邊的風仍吹著 慶幸自己在這場聚會裡 沒有沉默 像他們一樣 被荊棘綑綁在十字架上 假裝自己在神的名下 用腹語術說一些幽暗的謊 遠方下著雨,沒有雷聲 我們看著愛人的側臉 並不覺得與其他人有何分別 他們編織出一個又一個空心的草人 在上面寫滿咒語 控制前進或者後退 說那才是愛的模樣 ──不讓他們涉險 像我們一般 完整文章
文/沈嘉悅;編輯/陳大中本系列由【閱讀‧最前線】與【SOS】聯合製作刊出 這裡或許是每年書展「創作」濃度最高的場所,幾乎獨立於書展的其它攤位。每年「讀字」都舉辦場次驚人的活動,「輪班」結帳工作的參展單位也藉機向讀者宣傳、介紹自己的理念。他們自然又平靜的站在作品面前,像是把自己最親密而重要的朋友介紹給大家認識。這個瞬間或許會擦出亮眼的靈光,成為撼動彼此想像的珍貴火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