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Waiting 我們正處於一個閱讀形式改變中的年代,除了傳統紙本書籍依舊有為數不少的簇擁者以外,早期的電腦螢幕,到近年的手機、平板與各式電子書載具等數位化閱讀方式,也早已成為了不少人習以為常的日常一景。 然而,這種與閱讀載具有關的革新,自然並非史上第一遭。 完整文章
側記/Mitty Wu 從小時候開始,鹿苹就經歷了看似壯麗的冒險。第一次逃跑,她還只是個幼稚園學生,在踏進校門口的剎那,轉身跑去附近探險,後來被水果攤阿姨認出圍兜上的校名,在園長大驚小怪之下結束初趟旅行。少女時期的鹿苹,被成績綑綁、被課業束縛。夢想是離開學校與家,走在未聞名字的道路上邂逅自己的人生。 完整文章
文/米希爾.德賽;譯/陳重亨 金融人士非常喜愛選擇, 對其價值總是牢記在心。他們執迷於「選擇性」(optionality),熱衷創造和保護選擇的機會。我的學生常說要用迂迴方式抵達專業目的地就是個例子,他們都想創造選擇的價值,萬一在狀況對己不利時有所選擇。對這些學生來說,獲取選擇已經成為習慣,因此最後要決定選擇反而變得很困難(因為一旦做出決定就沒得選)。 完整文章
文/blattus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非常好看的一本小說。封面也設計得很棒,但是某兩本根本比不上本書的書名卻成了封面設計的最大敗筆。此外,也有太多應該印在腰帶上就好的東西卻印在封面上了。 牢騷發完,切入正題。 《丈量世界》的主角是這兩個了不起的傢伙:高斯與洪堡,或許因為我本身是學科學的吧,這個題材的確很有吸引力。 完整文章
文/詹偉雄 21 歲梁聖岳和 19 歲劉宸君,在去年就計劃前往印度和尼泊爾進行一場刻苦且漫長的旅行,雖說年輕,但兩人都有豐富的荒野經驗,對自然中的殘酷或有低估,卻並不陌生。他們兩人一月中出發,在機場留下一張合照後,僅剩下偶而上傳的臉書,與親友維持著微弱的聯繫。3 月初,兩人與家人失去聯絡,心急的父母立刻協商加德滿都探險旅行社組織搜救隊伍開始搜索。27 日,第一批搜救隊出發,截止於 4 月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見鬼了!什麼樣的情況下你會說「見鬼了」?為什麼我們會說「見鬼了」?伊格言分析給你聽! 西元1986年9月,美國作家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美國牧歌》、《人性污點》作者)到訪義大利杜林,對普利摩‧李維(Primo Levi)進行了一場Long 完整文章
晨光時間,到一年級的班上說故事,那天我們讀《我們要去捉狗熊》,跟著故事裡的爸爸和四個孩子一同出發,所有聽故事的小孩先是一起走過野草地,再越過冰涼的河水……。 深怕被熊吃掉的孩子,個個張大了耳朵和眼睛,專心的等待著故事裡狗熊的出現──直到有個孩子(他叫做小紙片)忍不住發問:「為什麼要去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媽媽不是提醒我們要遠離危險嗎?為什麼這個爸爸還要把那麼小的孩子帶出去抓狗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