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上豪 曾經替北部某佛教道場的住持師父看病。他因為心律不整而往返於多家醫院,但就醫的經驗讓他不是很舒服,效果也沒有想像中好,以至於後來漸漸把看病視為畏途,人開始變得「鴕鳥」起來,能不管它就不管它,不舒服就只好在道場裡吸著自備的氧氣「體氧」。 這樣的折磨,看在道場弟子們的眼裡總是於心不忍,但也不知如何是好,因為個性堅強的師父脾氣很拗,不舒服就躲起來休息,讓弟子們乾著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