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我的臉書同溫層,又因為張大春寫給管中閔的〈致中閔書〉而熱議,姑且不論其牽涉的校長遴選等等政治紛爭,〈致中閔書〉開頭引用了古文八大家之一的蘇轍〈上樞密韓太尉書〉這篇文章,這篇文章也被當成「汪洋澹泊」的蘇轍古文代表作。 完整文章
話說最近葉委員提出高見,應當廢除注音符號改用羅馬拼音,與國際接軌。我們大多知道「注音符號」系統來自於民初的教育改革,不過是近百年的事。更早的古典時期士人標音擬音,大抵用的是從《切韻》到《廣韻》的「反切」系統。即是取兩個字,上字用其聲母,下字用其韻母,切出一個字的擬音來。比方說《廣韻》書中的第一個韻部「東」,就是「德紅切」,換成我們現在就是「ㄉ」加上「ㄨㄥ」。 完整文章
先前專欄集結成《讀古文撞到鄉民》時,收錄了一篇當初未刊稿,講漢代某次會車造成的行車糾紛,因而衍生出的樂府詩〈相逢行〉。詩中我們見識到當年的大七提之戰的刺激兇猛,以及漢代富二代8+9講義氣講門第的習態。其實漢樂府不少有哏的詩歌,讓我們足以一窺距今兩千多年前的時代風貌。 對那些年我們一起背過的國學常識還稍有印象的讀者,大概知道「樂府」最早指的是官署名,乃漢武帝所設立,根據《漢書‧藝文志》: 完整文章
作為詩、詞、文、書法諸成就賅備的大學士,後代對蘇軾的評價甚高。不過我的詞選課並沒有花太多篇幅講東坡詞。文學史談一個體類發展,多半從所謂的「本色」與「別格」區辨,東坡創造出詞的豪放一體,怎麼看都只能算是本色之外的異調。 完整文章
想在中文系裡開課講《文心雕龍》有點艱難。稍具備語文常識的同學,可能知道它是「古典時期第一部文論專著」,更混一些的同學則會說「老師,這門課聽起來好威」或「好難」,然後轉而選些輕鬆的學分;就算我的鄉民名號再怎麼響亮,這課還是很難開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