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人一輩子都不必進開刀房吧?我們大多數人或多或少要和外科醫師打交道。 記得小學一年級開學第一天,我肚子痛得不得了,可是爸媽仍以為我是裝病不想上學,所以還是被硬拎去了學校,結果在教室痛到在地上打滾,滾到老師覺得演技實在太精彩,不往演藝圈發展太惜,才叫爸媽把我帶回家繼續排練。 完整文章
文/劉育志、白映俞 自古以來,一直都有智者告誡我們要「活在當下」,專注於眼前的事情,心無旁騖才能做好事情,也才會獲得快樂,幸福感更會因此提升。對於這樣的忠告有人感到茫然,有人心領神會,有人則試著用科學的方法去證明它。 兩位哈佛大學的研究員,柯林沃斯和丹尼爾.吉伯特開發了一個 iPhone 完整文章
文/劉育志 「嘿!這算什麼啊!」胡醫師義憤填膺地說:「那是復健科的病人,我是去幫忙的『路人』,怎麼會把我當成了兇手?」 醫院秘書委婉地講:「胡醫師不只有你被告,那位病患的主治醫師、住院醫師、整個急救小組、和所有曾經出手協助急救的醫生護士都被告進去了。」 「啥?還能這樣搞?」 「嗯,這種訴訟策略就是把整本病歷上所有出現過的名字統統一起告,反正告一個、告兩個、告十個都是一樣免費不用錢。」 完整文章
文/凱特文化主編 董秉哲 近年,總能經由各大小開放或獨立媒體得知,種種醫療糾紛與似乎無以挽回的醫療環境品質低落,這其中的「低落」,包括了懸殊的醫病比、醫護人員勞動力過度以及因而可能導致的不信任感、資源分配不均、缺乏體貼等等醫病衝突。 完整文章
日常生活中常聽見的詛咒,有「不得好死」或「安怎死都莫宰羊」等等,看來知道自己怎麼死,還有最好是有尊嚴的自然死,是一個人一生中,堪稱最幸運和幸福的事之一了! 既然這是人類最想追求的事……哦不對,人類最希望的不是永生不死嗎? 完整文章
文/劉育志、白映俞 林肯總統死後五小時,醫師們就在白宮解剖。悲慟欲絕的林肯夫人要求醫師留下一束林肯頭髮給她做紀念。解剖結果顯示子彈從距離中線一英吋偏左側的後腦勺(枕腦)位置射入並貫穿大腦。林肯左邊大腦受到嚴重的損害,側腦室及硬腦膜下腔皆有出血。 一位醫師在寫給母親的書信中留下這段記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