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入冬,在毛皮最為濃密、能為牠們提供保暖時,就是僅數月齡大的水貂死期

文/龍緣之 丹麥水貂養殖場 我們一接近籠子,水貂便此起彼落地發出尖叫,好奇似地將身軀盡可能靠近我們,前肢扶在籠網上,僅用後腿站立。牠們的聲音高而細,並不是太大聲,我區分不了牠們是在漫長而無聊的日子中,因為一絲絲的變化而感到興奮,或是由於陌生人的出現而驚懼。「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看著這些終生受…

【一週E書】這個故事不只改置了歷史,還幾乎預言了未來

文/犁客 加拿大的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真的是一個很奇妙的存在。 她從20世紀的六零年代開始得文學獎,先是加拿大自己的文學獎,然後像蒐集怪獸對戰卡牌或神奇寶貝一樣把更多全球性的文學獎一個一個收進口袋。 她在文壇的正式出道作品是詩集,幾年後開始出版小說,被視為嚴肅的純文學作家;但與刻板印象中把頭髮扯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