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之前的文章裡,提到不少次關於古典時期偏安時代小朝廷,和當前台灣和中國大陸的對照關係。而《東京夢華錄》這部成於南宋的傷逝之書,也曾經在Readmoo新年特集〈在不平靜的新年遙想太平年代〉這篇文章裡介紹過。最近關於故宮的新任院長提出的「台灣化」大方向,讓鄉民們又想到這部頗有代表性的經典。 完整文章
《史記.刺客列傳》有個姓聶名政的刺客,後來成為張徹武俠電影《大刺客》的主人公(王羽飾演);唐人傳奇〈聶隱娘〉的刺客也姓聶,侯孝賢拍成《刺客聶隱娘》。若再多一兩部電影,刺客都姓聶,大家或許會以為聶家是刺客家族,一如暗器與唐家。 又好比台灣一堆棒球投手姓郭,日本人以為郭在台灣是大姓,影響所及,有個名叫陶德三的人,嚮往投手丘上郭姓投手的威風,於是寫小說取的筆名便姓郭,全名郭箏。 完整文章
羊年到,說點跟羊有關的文字學。 羊在商朝就是重要的祭祀犧牲,三大祭祀動物,牛、羊、豬,羊是第二隆重的,但三個字裡面只有羊字會產生喜慶吉祥的衍生義。《說文解字》上說,「羊,祥也。从 ,象頭角足尾之形。」 羊等於祥,這種用法在甲骨文時代就已出現,如「惟日羊有大雨(合集 完整文章